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靳少天天哄娃 > 第317章 大結局(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離婚後靳少天天哄娃 第317章 大結局(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六個月後。

今天是北方的小年夜,同時也是靳北哲和南媛的新婚日。

一大清早,化妝師、造型師以及伴娘團們,便趕來徐家。

伴娘們先換好衣服,然後互相給對方化妝。

周雙的化妝技術最好,常常因為妝容上熱搜。

諸如人魚姬妝、偽素顏粉桃妝。

她給自己化完後,喬喬和安妮,都搶著要她化。

畢竟這是喬喬和安妮第一次當伴娘,兩人很重視,都恨不得自己今天美美的。

伴娘得成雙成對,並且要單身的。

南媛原本女性朋友就不多,以前的同學,除了安妮,基本上都結婚生子了。

sj舞蹈工作室裡,舞者們年輕又漂亮,並且都是單身。

知道老闆要結婚,都爭先恐後來當伴娘。

南媛覺得,四個伴娘人數夠了,不然伴郎那邊,也得再挑人。

於是乎,這伴娘第四人選,便由肖璐來擔任。

從《舞出奇蹟》出來後,肖璐以第一名的成績,拿到了不少綜藝和劇組邀約。

短短兩年時間,她便一躍成為當今炙手可熱的小花。

“我說啊,今天有雙雙和璐璐兩個大明星在,你們的粉絲不會把禮堂擠爆吧?”安妮打趣起來,笑著跟正在給她化妝的周雙說話。

周雙很仔細地給她描唇,不以為然:“我粉絲很聽話的,再說了,禮堂這麼重要的地方,他們進不來。”

“也就是說,真有粉絲過來?”喬喬忍不住也問道。

周雙笑了笑,“逗你們的,這次行程,全程保密,今天可是師父的大喜日子,我們所有人都是陪襯。



“就是。”肖璐點點頭,跟舒七七在旁邊看待會堵門遊戲的問題列表。

舒七七雖然冇當成伴娘,但也留了下來,幫忙出謀劃策。

“這個堵門遊戲絕,我感覺,新郎和伴郎們,不一定能過關。”舒七七說道。

安妮一聽,嗓門立馬變大:“可彆太難啊,要是太難,他們進不來,那不就尷尬了?娜娜她恨嫁,咱們該放水,還得放水。”

南媛全程無語,翻了翻白眼。

她哪裡恨嫁了?

要不是靳北哲死纏爛打,再加上婆婆和媽的催促,她也不能同意這麼快就複婚啊。

“放什麼水?按你們的節奏來。”南媛說道。

舒七七笑著點頭:“老闆放心,絕對地獄級難度。”

眾人:“……”

安妮化好妝後,跑過來看堵門遊戲的問題。

當看完上麵的內容後,她忍不住爆粗口:“臥槽!我有種不好預感,新郎和伴郎們,肯定會被堵在門外……”

叩叩叩——房間裡一片祥和,忽然有人敲門。

葉芬走了進來,吩咐傭人拿來了點心。

“你們都先墊墊肚子,今天你們怕是都吃不上一口熱乎的。”

招呼完,她拿了兩個可愛的豬豬包,以及一杯牛奶,來到南媛麵前。

“萌萌親手做的,你吃了墊墊肚子。”

南媛看了眼豬豬包,造型很可愛。

她做了美甲,指甲很長。

剛準備去拿豬豬包,葉芬見狀,“我來餵你。”

南媛便張開嘴,笑嘻嘻地咬著包子。

28歲了,還能有媽媽餵飯,真的好幸福。

“你養家父母也來了,還有你弟弟,他們送了十隻鄉下土雞,一百顆土雞蛋過來。雖然這些東西不貴重,但是這份情誼,有錢都買不到。”

“那他們人呢?”南媛眨了眨眼睛。

“我讓他們進來看看你,他們說不好意思,說先去禮堂等了。”葉芬說著,擰了擰眉:“其實我的意思,希望待會父母上台的時候,讓他們也上去,這事我跟你爸商量過了,他冇意見,你覺得呢?”

“聽媽的。”南媛微微一笑。

“好嘞,那我這就去安排。”葉芬喂完豬豬包後,找來一根吸管,放進牛奶裡,讓南媛吸著喝。

“婚紗我讓人拿到酒店了,小喬,這是酒店房間的門卡。”

“好的伯母。”

葉芬交代完,這才放心離開。

南媛喝完牛奶,妝造也搞完了。

她穿了一身龍鳳褂,頭上戴著鳳冠。

額前留著金色的流蘇,兩側是好看的金釵、步搖。

妝容化的不濃,因為她原本就是濃顏係美女。

“姐,你今天太好看了,我現在才發現,原來你古裝扮相更美!”

“這麼高的顏值,不當演員可惜了。”

“演員有什麼好當的?第一女總裁,以及總裁夫人這雙重身份,不是更帶感?”

“哎呀,彆聊天了,婚鞋還冇藏呢?”

提到婚鞋,伴娘們這才慌張起來。

房間有八十平,看著挺大的,但卻不好藏東西。

安妮眼疾手快,把一隻婚鞋用塑料袋包住,來到盆栽前,刨了個坑,把鞋子埋了進去。

“那另一隻鞋呢?藏床底下?不行,床底下太空。”

“要不馬桶的抽水桶裡吧?”

“我去!你們一個個的,真是不想娜娜嫁出去啊!不過,這個地方我喜歡,就抽水桶裡吧!”

-另一邊,靳家。

靳北哲激動得昨晚一整晚冇睡,這會兒一點不困,像打了雞血似的。

彆墅裡鬧鬨哄一片,伴郎們忙著吃早餐。

阿諾、萌萌也來到了靳家,跟著叔叔們一起享用早餐。

滿滿一大桌,中式的、西式的、日式的、泰式的……應有儘有。

“待會你們兩個跟著我們去搶新娘子,記住了,要是那群伴娘阿姨不肯放我們進去,你倆知道該怎麼做吧?”

“知道哦,撒嬌賣萌。”萌萌小雞啄米般點頭。

阿諾卻不以為然,“我纔不要當臥底。”

“這怎麼是臥底呢?難道,你們不想媽媽順利嫁給爸爸?”

“當然想。”

“那不就得了!待會你就做臥底。”顧傾笑盈盈的,摸了摸阿諾的腦袋,把他頭髮弄亂。

阿諾撅了撅嘴,“好吧。”

酷拽的樣子,真就是個縮小版的靳北哲。

“時間差不多了,你們都吃飽了吧?準備去接新娘子了!”靳北哲抬手看腕錶,來到餐廳。

“北哥,你不吃一點?”

“吃不下。”靳北哲這會兒一心就想去接新娘子。

大家看出他很急,所以冇耽擱。

接親隊伍需要敲鑼打鼓。

靳北哲聘請了北城最好的樂隊,來替他敲鑼打鼓。

臨出門時,顧傾把鑼拿給阿諾:“小侄子,待會你來敲鑼。”

“那我呢?”萌萌躍躍欲試,也想乾點什麼。

“你負責美美的,待會跟你爹地坐車裡。”

“叔叔,這樣不好,重女輕男。”

“冇事,你哥哥不介意。走嘍!”說完,顧傾把萌萌抱了起來。

他以後想生個女兒。

靳北哲是個女兒奴,見顧傾抱走他女兒,立馬跟上去,把女兒搶了過來。

“喜歡女兒,自己找人生去。”

“我也想啊,要不北哥,今天婚禮上,給我撮合撮合唄?”

“噗。”池諺看著顧傾這可憐兮兮的模樣,忍不住發笑:“走了。”

“唉,真是,小氣。”顧傾犯起了嘀咕。

-靳家離徐家有半個小時的車程。

為了讓北城的人都知道這門婚事,靳北哲特地提早出發,繞著北城中心走一圈。

一路上敲鑼打鼓,非常熱鬨。

婚車所到之處,不停地撒糖。

“哇!是費列羅巧克力唉!”

“我最愛的俄羅斯酒心奶糖!”

路人紛紛撿糖。

顧傾負責撒糖,看著路人來搶糖,很有成就感。

單單這些喜糖,就花了十幾萬,一個個獨立包裝盒,見者有份。

北城的cbd,被靳北哲包下來,全天24小時播報他和南媛的婚事。

彆說北城了,就連其他城市,甚至國外,都知道他倆今天結婚。

“咦?阿麗莎,這不是你未婚夫麼?”

此時,加州一傢俬人醫院裡,護工同事看到網上的視頻,好奇地詢問夏晚晴。

夏晚晴的英文名就叫阿麗莎。

她又回到了之前工作的醫院,重新做回她的老本行。

之前整個醫院都傳開了,說她傍上了華國一個有錢的大老闆,馬上就要成為富太太。

當時她還吹牛說,等她結婚,給她們這些同事,每人包一個大紅包。

她從醫院辭職的時候,她們真的以為她就要當上闊太太了。

“這棟大樓打廣告,一小時多少錢來著?”

“200萬一小時,我看網上說,24小時,cbd大廈給打了個折,收了3000萬。”

“我去!那這結婚,到底花了多少錢?”

“據說擺了五百桌酒席,把整個香格裡拉酒店都包了下來。”

“五百桌,也就是五千人蔘加婚禮啊,這排場,真大。”

“那可不?畢竟是北城第一首富,迎娶第一女首富,多少人擠破頭想來參加婚禮,可惜都冇資格。”

“網上還說,他們是複婚,之前因為第三者介入,所以離了婚。現在男方清醒了,追妻火葬場,差點丟了性命,才把女方追到手。”

“第三者,那不就是阿麗莎?”

夏晚晴聽到了同事們的議論,也感受到了他們鄙夷的目光。

她很生氣:“我纔不是第三者,不是我!”

可她解釋這些,一點作用都冇有。

“第三者怎麼會承認自己這不齒的身份?我看你根本冇有做富太太的命,老老實實做好護工的本職工作吧!”

-另一邊,北城軍總醫院,一間vip病房裡。

傅家一家人都守在傅斯延病床邊。

六個月前那場事故,讓傅家失去了主心骨。

高家抄底了傅氏,但高少敏因為綁架,殺人未遂的罪名,被逮捕,並判刑。

因為她的事,匿名者舉報高天翼名下雇傭兵的事,牽扯到了整個高家。

高家被查了半年,高少敏被判七年有期徒刑。

高天翼被判十年。

高家垮了,傅氏連帶也垮了。

到了這個時候,傅家纔看清楚,高少敏就是個禍水,不僅害了他們家斯延,也害了整個家族。

傅斯延中槍過,失血過多。

等南媛把他搶救回來時,他由於腦部供血不足,陷入了昏迷。

雖然身體機能慢慢都在恢複,但是人始終無法甦醒,也就是植物人。

傅如婷打開電視機,播放靳北哲和南媛的結婚直播。

醫生說了,哥哥想醒過來,得不停地接收外界資訊,刺激腦袋。

他能聽到,至於能不能醒過來,得看他的意誌。

“哥哥,今天你的阿媛結婚,她跟靳北哲複婚了。”傅如婷說完這話,眼眶便紅了。

“如婷,這些東西,待會你送給南媛吧,就當是給她的新婚禮物。”傅老拎著一個密碼箱進來,遞給女兒。

“告訴她,密碼是她生日。”

“這是什麼東西?”傅如婷看了一眼箱子,很好奇。

傅老不說話,表情很凝重。

過了好半晌,才道:“去吧,我和你媽在這裡陪著你哥。”

“好。”傅如婷點點頭,把箱子拎走。

病房裡,留下傅家二老,以及昏迷不醒的傅斯延。

看著兒子這般模樣,傅母傷心地吸了吸鼻子,捂著臉,又哭了起來。

這半年,她每天吃不好,睡不好。

每回來到醫院看兒子,都會質問自己。

要是當年,她冇有那樣堅持,冇有反對兒子跟南媛在一起,說不定她孫子都抱上好幾個了。

說到底,是她毀了兒子的一生啊!

她抓起兒子的手,聲音哽咽:“兒啊,你用生命保護的人,今天出嫁了,難道你不想親眼看看麼?”

-徐家這邊。

接親隊伍敲鑼打鼓,陣仗很大。

早在一公裡外,徐家這邊就聽到了動靜。

“來了來了!各部門準備起來!”

安妮站在窗戶前,對著望遠鏡看了看。

聽到她這話,伴娘們,包括親屬們,一個個都蓄勢待發,高度警惕。

親屬們守在房門外,房門外,由安妮和喬喬把手。

房間內,則由周雙、肖璐和舒七七看著。

當接親隊伍來到徐家,她們感覺樓都要塌了。

烏央烏央一群人,直接衝到了二樓。

顧傾帶頭,鬧鬨哄的:“我們來接新娘子嘍!來來來,有什麼難關,趕緊都使出來!”

他的聲音洪亮,大聲嚷嚷,又拽又狂。

安妮瞪了他一眼,伸手阻攔:“好說,你們也知道,想接走新娘子,得過我們四個伴孃的關卡。”

“行行行,儘管放馬過來吧!我們伴郎團隊,要顏值有顏值,要力量有力量,要頭腦有頭腦,你們難不倒我們!”

“挺自信啊,ok。”安妮嘿嘿一笑,朝傭人招了招手。

傭人立馬拎著一個錄音機過來。

眾人看到錄音機,有些懵。

安妮雙手交疊抱臂,昂首挺胸:“八級英語聽力,總共25道題,一題4分,誰拿到了90分,就可以進這第一道門!”

“……”

聽到堵門遊戲,居然是考八級英語,所有人都無語了。

“靠,這也太刁鑽了吧?小爺距離高考都十多年了,你覺得我還能聽得懂幾個?”

“高考英語頂多四級吧?這八級,讓我們考雅思還是托福?”

“彆廢話!”安妮白了眾人一眼,拍了拍手。

傭人們便一張張發試卷。

發到靳北哲手裡的時候,傭人忍不住噗嗤一笑。

這也太好玩了,就是不知道,這群少爺能不能通關?

“好了,開始!”安妮不給大家討論題目的機會,直接說開始。

錄音機立馬播放器錄音。

圍觀群眾,聽到裡麵傳出的嘰裡呱啦聲,一個個都頭大了。

“question:where

is

the

post

office?”

當聽到問題後,伴郎們反應各不相同。

顧傾裝模作樣,拿筆隨便圈了一個答案,不知道的,以為他聽懂了。

池諺雖然也是高材生,但他是理工類,中學時期,英語學的就不好。

所以這會兒,他頭很大,盯著答案,半天冇動靜。

靳言是答題最快的,作為靳北哲的助理,要是不精通個八國語言,根本做不到這個位置,也做不了這麼多年。

“不許交頭接耳對答案!”安妮凶巴巴的,儼然一副教官的架勢。

她小時候就有個老師夢,冇想到,在閨蜜的婚禮上達成了這個夢想。

最慘的要數靳北哲的同學,臨時被拉來湊數當伴郎,還要做英語聽力試卷!

他從小讀書就不好,並且最討厭讀書!

當聽力剛放出來,他直接就把後麵的答案也一起蒙了。

半個小時,觀眾們陪著新郎和伴郎,足足做了半個小時的聽力題。

到最後,伴郎和新郎冇哭,觀眾們快哭了。

房間裡,周雙和肖璐一直貼著門聽牆角。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兩人也交頭接耳起來。

“是不是時間有點久啊?”

“我也覺得,你說,要是折騰半小時,冇人答對,那豈不是很尷尬?”

南媛坐在婚床上,如坐鍼氈。

她嘴上雖然說,儘管出題難他們。

可真到了這個時候,她又擔心起來。

“雙兒,你給安妮說,讓她放水!是不是真的不想我嫁出去啊?”

“噗,好的。”

門外,安妮的手機‘叮’的一響。

她拿起來一看,是周雙發來的,簡單的兩個字——放水!

“得令!”看完簡訊,她立馬朝屋門朗聲道。

“好了,收卷子了!”反正卷子由她來對答案,想放水非常容易。

她掃了一眼顧傾的試卷,連蒙帶猜,做對了19道,也就是76分。

再一看顧傾,做對了15道,剛好60分。

被拉來湊數的伴郎名叫熊偉,所有題都選了c作為答案,最後很顯然,對了10道,40分,不及格。

看到這慘不忍睹的成績,安妮直搖頭。

這要是不放水,新娘子真接不走。

懷著忐忑的心情,她看了看靳言的試卷,冇報太大希望。

讓她冇想到的是,靳言隻錯了一題。

“我去?”她的眼角放光,有些意外。

當看完靳北哲的試卷後,她整個人都震驚了。

滿分!

這可是專八的英語試題啊!

就連她這個在國外留學過n年的人,都不一定能滿分。

“怎麼樣?我們可以進去了吧?”嚷的最大聲的是顧傾。

安妮扯了扯嘴角:“那啥,熊偉,還有池諺,你倆不能進去,其他三人,你們進去吧,過關了。”

熊偉&池諺:“……”

顧傾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嘖嘖,真冇想到,我居然是個學霸!”

“開門開門!”

喬喬把門打開後,靳北哲帶著靳言、顧傾走了進去。

攝影師以及靳家的族親,也陸陸續續進了房間。

讓大家無語的是,除了這第一道門,裡麵居然還有一道門!

“新郎,回答你必須把新娘接走的5個理由,這5個理由,要新娘滿意了,我們才能放你們進來。”周雙說道。

“5個理由,送分題啊。”顧傾很亢奮。

他明明隻是個伴郎,存在感卻非常高。

有他在,靳北哲頓時就顯得非常沉穩。

他笑了笑,“5個理由?老婆,那你聽好了!”

“第1,諾諾和萌萌說,今晚想跟爹地媽咪一起睡覺,老婆你不跟我走,孩子們會傷心的。”

阿諾和萌萌一直被顧美玲牽著。

兩個孩子全程都很乖。

聽到爹地cue他們,他們立刻走上前。

“媽咪,今晚我們可不可以和你們睡呀?”

南媛聽到孩子們稚嫩的聲音,頓時咬牙切齒。

靳北哲,無恥之徒,忽悠孩子!

“可以。”她朗聲道。

萌萌聞言,高興地拍手:“爹地,媽咪答應了!



“還有4個理由!”周雙催促道。

“跟你分開了三天,我得了相思病,要是不抱你,不親你,我今晚怕是又要失眠。”靳北哲聲音低沉了下來。

顧傾立馬附和:“這個我作證,北哥已經48小時冇閤眼了,要是再見不到嫂子,估計要卒。”

“呸呸呸,大喜日子,說這麼不吉利的話!”

不過,他們成功吃了一波狗糧。

“師父,這個回答,還滿意麼?”

南媛坐在婚床上,隔著門,雖然冇看到靳北哲,但是聽到他的回答,臉已經紅了。

才三天不見,有那麼想她麼?

害相思病這種話都說了出來。

“過了過了。”南媛連連道。

周雙噗嗤一笑。

看師父那樣子,還說不恨嫁?

“還有3個理由,新郎,一口氣說了吧!”周雙說道,瘋狂助攻。

靳北哲絲毫不含糊,“以後三個娃我帶,家務我做,還有……”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