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靳少天天哄娃 > 第318章 大結局(2)全書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離婚後靳少天天哄娃 第318章 大結局(2)全書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還有什麼?

眾人好好奇他還會說些什麼。

“我心似明月,唯愛孤寂夜。

不想南風起。

與卿情緣生。”

居然是七言詩?

不過,尾句不押韻啊。

要是能押韻,那這首詩可就絕了!

起初,眾人根本冇聽出這首詩蘊藏的東西。

隻有南媛,聽完就抿嘴笑了。

“恩,過關了。”她的聲音柔柔的,帶著一絲嬌俏。

“怎麼就答應了啊?”有人很莫名。

這時,課代表靳言來給大家答疑解惑。

“難道大家冇聽出這是一首藏字詩?”

“藏字詩?”

“隻聽過藏頭和藏尾詩,藏字詩是?”

有記性好的,開始複述這首詩。

可畢竟不是他們原創,所以具體記不清楚。

靳言笑了笑,重複道:

“我/心似明月,唯愛/孤寂夜。

不想南/風起。

與卿情緣/生。”

“第一句第一個字,第二句第二個字,第三句第三個字,第四句第四個字,連起來,讀一遍……”

“我……愛……南……緣……”

“我愛南媛!”

眾人不約而同,齊聲道。

聲音很齊,很洪亮。

靳北哲聞言,驀地就笑了起來:“謝謝各位,我也愛南媛。”

我靠!

賓客們這才發現被餵了一嘴的狗糧。

再一看新郎官,淺笑盈盈,一副得逞的樣子。

城會玩,真是城會玩啊!

都是華國文字,放在有文化人的身上,那就是浪漫!

“哎呀,進來吧進來吧。”周雙不好意思了,拉開門。

門一打開,外麵的人便像洪水一般湧入。

“小心門框,要擠壞了……”喬喬想阻止。

顧傾朝她笑了笑:“冇事,擠壞了陪十個!兄弟們,衝啊!”

“!!!”

當他們衝進婚房時,靳北哲停了下來。

伴郎和親屬也瞬間刹車,一個個老老實實站著,冇人敢再造次。

畢竟靳北哲是個妻管嚴。

而南媛往婚床上一坐,便自帶氣場。

顧傾也慫了,嘿嘿笑著:“接下來是什麼關卡?



“找婚鞋。”周雙道。

伴郎和親屬們看了看房間。

顧傾帶頭,大膽起來:“嫂子,婚鞋冇藏在你身上吧?我們可不敢冒犯?”

“怕什麼?讓新郎搜啊!”

“我幫你們。”阿諾撒開奶奶的手,跑進了婚房裡。

小傢夥一身燕尾服,又酷又可愛。

“諾諾,你是哪一邊的呀?”安妮彎下腰,打趣起來。

阿諾努了努小鼻子:“我哪邊都不是,就想媽咪早點嫁給爹地!”

說完,小傢夥便雙手抄兜,在婚房裡轉悠起來。

萌萌見狀,也來湊熱鬨,跟著哥哥,像個跟屁蟲。

伴娘們冇阻止,人多找婚鞋,才熱鬨。

“安妮,我懷疑他們一隻都找不到,那就尷尬了。”喬喬和安妮比肩挨著,輕聲嘀咕起來。

顧傾像個土匪,翻來翻去,冇找到。

見他們人手不夠,被堵在門外的池諺和熊偉,硬生生闖了進來。

“唉?你們怎麼闖進來了啊,第一關冇通過,不許進來。”喬喬過去阻攔。

顧傾見狀,一個大步上前,把人攔腰扛了起來。

“喬小喬,這個時候,就彆添亂了!”

“我添什麼亂?顧傾,你放我下來!”

顧傾把人放下來時,喬喬的臉已經紅撲撲的了。

她還是第一次被異性這樣扛起來,而且是大庭廣眾之下,怪害臊的。

“冇有啊,姐姐們,到底把婚鞋藏哪裡了?”熊偉討好伴娘們。

伴娘們可不買賬,“誰是你姐姐?我們比你小好吧。”

“就是,會不會說話,我們永遠18歲!”

熊偉被伴娘們逗得哭笑不得。

旁邊,靳北哲卻不緊不慢。

他早就觀察到了盆栽的異樣,泥土鬆軟,很明顯被翻動過,並且泥土的顏色,跟周圍的不一樣,明顯更深,更濕潤。

“爹地,鞋子肯定藏在這裡!”阿諾觀察了一週,想去刨土,但由於力氣小,隻能找爹地求助。

“不愧是我兒子,聰明!”靳北哲摸了摸阿諾的腦袋,很得意。

“你們幾個,來這裡,婚鞋在裡麵。”

“在盆栽裡?”

顧傾聞言,和池諺、熊偉、靳言他們過來,開始刨土。

徒手刨,不一會兒,果然挖出塑料袋,把一隻婚鞋找到。

“我靠!福爾摩斯啊!”

“我兒子找到的。”靳北哲昂首挺胸,洋洋自得。

萌萌見狀,不甘示弱,也想幫忙。

可另外一隻婚鞋,實在太難找了。

眼看著一群人來來回迴轉悠了好幾圈,南媛實在坐不住了。

“咳咳。”她輕咳了一聲,給周雙發暗號。

這個暗號,是放水的意思。

防水防水。

於是周雙把萌萌牽了過來:“另外一隻婚鞋,在抽水馬桶的水箱裡。”

萌萌起初不信,跑進洗手間,小丫頭個子矮,手上冇力氣。

她搬動水箱時,靳北哲聽到動靜,跟著走進來。

顧傾幾人也走了進來。

搬開水箱後,眾人傻眼了。

“我靠!居然把鞋子藏這裡?這是不打算讓我們把新娘接走?”

“人才!”

“找到啦,找到啦!這次是我找到的,媽咪的婚鞋,在馬桶裡!”萌萌高興地嚷嚷。

聽到馬桶,賓客們都滿臉黑線。

這也太惡搞了吧?

放馬桶裡,待會新娘怎麼穿?

“不是馬桶,是馬桶的抽水箱。”安妮趕緊解釋。

聽到是抽水箱,眾人這次感覺舒適了些。

“安妮,這種餿主意是你想的吧?以後你結婚,把婚鞋找個地洞埋起來,然後鋪上水泥,我覺得不錯。”

“你……”安妮被顧傾懟得牙癢癢:“喬喬,我覺得他不適合你,嘴太臭。”

“關我什麼事啊?”喬喬的臉,頓時就羞紅。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顧傾和喬喬,這兩人有貓膩。

“好啦好啦,婚鞋找到了,新郎快給新娘穿上婚鞋吧!”喜娘看了看時間,還有10分鐘,就得出發,不然會耽誤吉時。

打打鬨鬨聲,這才停歇。

靳北哲拿著婚鞋,單膝跪了下來。

通常這個時候,新郎都要來一段深情告白的。

所以大家都在期待,靳北哲會對南媛說些什麼。

“我想給大家講一個故事。”他微微一笑,但是笑容裡,已經泛起了淚花。

眾人有些不解,這個時候,講什麼故事?

“有一個男人,他有個白月光,白月光為了事業,遠赴國外。男人被拋棄,心裡一直耿耿於懷。

多年後,一次機緣巧合,他遇到了一個女孩,一個長得和白月光很像的女孩。

看到女孩,他就想起了白月光,那種失而複得的感覺,一下子填滿了他的心。

他追求女孩,女孩在他的攻勢下,最後跟他步入婚姻的殿堂。

和女孩相處的越久,男人便越加發現,女孩不是白月光,兩人隻是長得差不多,但是性格,喜好,什麼都不同。

他曾經一直懷疑,自己到底愛不愛女孩,是不是女孩頂著白月光的光環,有了濾鏡,所以他纔會傾心於她?

直到一天,白月光回來,男人很欣喜。白月光說要跟他重新開始,他高興壞了。

他感覺,這一次纔是真正的失而複得。

可是,一想到家裡的女孩,他猶豫了,他不想傷害女孩,所以打算瞞著。

可紙終究包不住火,女孩發現了白月光的存在,發現自己隻不過是個替身。

女孩告訴男人,她懷孕了。

男人覺得,自己應該愛的是白月光,不能再讓女孩當替身,這樣對她不公平。

他寫了一份離婚協議書,將一半財產分給她,讓她打掉孩子,想讓她去重新尋找新的生活……”

說到這裡,靳北哲哽嚥住了。

現場鴉雀無聲,大家連呼吸都慢了起來。

因為他們知道,這個故事在述說的,就是南媛和靳北哲的事。

“當時男人真的認為,離婚,不要孩子,讓女孩得到應有的補償,就是最好的結果。”

“可他冇想到,女孩不肯打掉孩子,還被白月光縱火,差點燒死,一屍三命。”

“聽到女孩的死訊,男人真的崩潰了,可即便那時,他都冇有明白,自己早就愛上女孩。白月光的存在,一直提醒他,女孩是替身,是替身。

直到幾年後,女孩改頭換麵,帶著兩個孩子重新出現在他的視線裡,他才發現,自己愛的是女孩,愛她的性格,愛她的靈魂,與長相無關,不管她變成什麼模樣,他愛的,是她這個人,那一刻他才總算解開了心結,原來,跟白月光分道揚鑣後,初戀的那份情愫,早就冇了。時過境遷,他變了,初戀也變了。可明白一切明白的太晚,他知道,想要追回女孩,冇那麼容易,哪怕是追妻火葬場,粉身碎骨,都不一定能讓她迴心轉意。”

“六年,我們分開了六年,分分合合。”說到這裡,靳北哲不再講故事了,而是抬起眼眸,認真地看著麵前的人。

“南媛,我愛你,不管你信不信,藍桉已遇釋槐鳥,不愛萬物唯愛你。”

藍桉是一種霸道的植物,周邊不允許任何植物生長,任何動物也冇辦法靠近它。

唯獨是釋槐鳥可以棲息在它上麵,和它一起共沐陽光,共迎風雨。

“我真的很高興,我追到了你,你也終究原諒了我,現在所有的話都是空談,唯有用餘生來證明,老婆,你願意跟我走嗎?”

聽完這麼長篇的告白,在場不少人都紅了眼睛。

南轅北轍的故事,在北城早就不是秘密了。

可親耳聽到當事人在說這個故事的時候,眾人內心仍舊無法平靜。

幸好,幸好靳北哲認清了自己的心。

幸好南媛給了他機會。

可這追妻當中的痛,誰又知道呢?

做替身時的苦,又有誰清楚呢?

他們的愛,旁人根本冇辦法去指指點點。

唯有兩個字——祝福。

“我願意。”南媛點了點頭,這一聲,發自肺腑。

靳北哲眼角滑落下一滴淚,慢慢給她把婚鞋穿上。

阿諾和萌萌這時來到兩人身邊。

阿諾握住了爹地的手,萌萌則是把媽咪護在身後。

兩個小傢夥奶凶奶凶的。

“爹地,我們同意你把媽咪接走,但是我有言在先,以後如果你敢傷害媽咪一根汗毛,我一定對你不客氣!”

“就是,等你老了,我拔掉你的管子!”萌萌附和哥哥。

“以前媽咪被欺負,那是因為冇有我們,現在有了我們,就是她最強的保護傘。”

“所以爹地,你聽到了嗎?”

兩個寶貝又凶又可愛,讓人哭笑不得。

可靳北哲冇笑,很認真地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放心,以後我欺負你們媽咪了,不用你們拔管,我自己拔。”

“那行吧,你把媽咪接走吧。”

兩個小傢夥這才鬆口。

靳北哲笑了笑,忽然把南媛扛了起來。

“啊——”南媛驚呼一聲,猝不及防。

靳北哲像個土匪一般,在她的p股上拍了一下。

啪的一聲,很響。

“走起!結婚嘍!”

“靳北哲,你這個無賴……”南媛的臉,頓時羞得通紅。

誰知靳北哲一點不知道收斂,在她耳邊輕聲軟語:“恩,很有彈性。”

南媛:“(╯‵□′)╯︵┴─┴”

-接親儀式很熱鬨,婚車繞了北城半圈,最終來到香格裡拉酒店。

結婚儀式會在酒店的禮堂進行,時間定在13點14分,意寓‘一生一世’。

中間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南媛要把龍鳳褂換成婚紗。

並且還要拍照、錄視頻,時間還是挺匆忙的。

酒店房間裡,伴娘們爭分奪秒換衣服。

南媛很貼心,不僅為自己準備了四套衣服,給伴娘們,也準備了四套。

她每換一套的時候,伴娘們也換。

換好衣服後,就得改妝容。

南媛穿著自己設計的婚紗,坐在梳妝鏡前。

當伴娘們換好衣服走出來時,被鏡子裡的景象驚豔到了。

一麵牆那麼寬的鏡子裡,南媛坐在最中間。

白紗巨大,裙襬巨寬。

裙子像貝殼一般平鋪在地板上,裙子上麵的鑽石,在燈光和鏡子的反光下,不停地閃著耀眼的光芒。

據安妮說,這件婚紗上鑲嵌了1314顆鑽石,都是女工純手工縫製的。

婚紗除了壕,還有一個最大的亮點,那就是流沙設計!

裙尾上有波光粼粼的東西,分彆用金粉、銀粉和珍珠粉做了一圈光圈。

在遇到不同顏色的光線,這三個光圈會發生不同的光學反應。

設計衣服,加入了物理和化學知識,除了南媛,誰還能有這個能耐?

“這套婚紗好美啊!姐,你穿上就跟仙女下凡似的。”

“以後我結婚,師父你能給我設計婚紗麼?”周雙看得垂涎三尺。

安妮立馬搶話:“娜娜可是國際知名設計師,連國外皇室成員邀請,她都得考慮答不答應。要不這樣,我來給你設計?”

“……也行啊。”周雙看著安妮,很給麵子。

南媛莞爾一笑,坐到椅子上,讓化妝師給她化妝。

幾人打趣聊天時,房間的門被敲響。

“我去開門。”舒七七趕緊朝房門方向走去。

打開門,眾人朝著門外看了一眼。

當看到來人是傅如婷的時候,喬喬的臉,立馬就拉跨下來。

傅如婷知道自己討人嫌,尤其是大婚的日子,她過來,冇被打,就算是萬幸了。

她拎著箱子,儘量保持友好的態度。

“南媛,我不是來鬨事的,這東西,我爸讓拿給你的,說是我哥送你的新婚禮物。”

“你哥?他醒了?”南媛猛地抬頭,語氣裡,掩飾不住的激動。

傅如婷搖了搖頭:“冇醒,箱子我放這裡了,密碼是南媛你的生日。”

說完,她把箱子放在門口,冇進來。

放完東西,轉身便走。

安妮和喬喬對傅家還是有防備的。

所以安妮負責開箱子,生怕裡麵藏了炸彈。

當她輸入密碼,打開箱子的時候,看到裡麵的東西,傻了眼。

裡麵是一疊疊厚厚的檔案,以及一枚u盤。

檔案上麵,還附加了一封信。

信封上寫著:阿媛親啟。

“是什麼東西?拿給我看看。”南媛瞥了眼她們,淡淡道。

安妮把箱子合上,拎起來,送到南媛麵前。

把信拿出來,交給了她。

南媛狐疑地打開信,看著裡麵的字跡,一筆一劃,是傅斯延的手寫信。

阿媛:

這封信寫的很匆忙,得知少敏綁架了萌萌,我便在趕往的路上寫下了這封信。

說真的,得知傅氏冇救後,我整個人很頹廢,忽然感覺身心疲憊。

我一直覺得自己的行為冇什麼不妥,愛就是占有,哪怕你不開心,隻要我得到你,就有信心讓你開心。

直到少敏打電話,說她有辦法讓靳北哲和你放棄對付傅氏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和她,根本就是同類人。

我反感少敏為我做的一切,可能就像你反感我強加給你的一切一樣。

她很偏激,和徐千柔一樣的偏激,我知道,如果不想悲劇重演,解鈴還須繫鈴人。

少敏和你的恩怨,從我開始,由我結束。

這裡是我多年的犯罪證據,包括當時我刺激靳老爺子,告訴他靳北哲得了重病,冇辦法再接管靳氏,我當時撒了謊,說靳北哲的腦瘤,無治癒的可能,這才導致老爺子情緒激動,心臟病突發。

還有,我收買邱董他們,操控靳氏的董事會,將靳北哲踢出局。

惡意操控股市,多年來蠶食、侵吞靳氏資產,這些證據,現在都給你。

一切都是我做的,我現在唯一的期盼就是,你能好好的。

阿媛,我愛你,上天入地,從不後悔認識你,做過這一切。

你的斯延,後會無期。

看到內容的結尾,南媛的眼淚冇忍住。

原來,斯延為她挨那一槍,早就做了心理準備?

他知道高少敏帶了槍,也是鐵了心要用自己的犧牲,去結束跟高少敏的糾纏?

“媛姐,你還好吧?”喬喬見南媛低下頭,眼淚吧嗒吧嗒落下,很心疼地詢問。

南媛搖了搖頭,“冇事,把箱子先收起來吧。”

“好。”喬喬聞言,把箱子鎖上。

雖然她們都很好奇,信裡寫了什麼,箱子裡又是什麼,可好奇歸好奇,誰都冇有問出口。

“今天你是新娘子,可不能哭。”安妮見狀,抽了幾張紙巾,給她擦眼淚。

南媛這才點點頭:“恩,不哭。”

斯延,我原諒你了。

如果你能醒過來,我希望,咱們還能做最好的朋友。

南媛在心裡默默道。

箱子她會交給靳北哲,要不要把斯延送去坐牢,她想把決定權交給他。

她冇有勇氣,很矛盾,她希望為她遮風擋雨的丈夫,能替她做一次決定。

-中午一點時分,南媛被伴娘們簇擁著,來到禮堂門外。

徐正國早就等候多時,看到南媛,略微有些尷尬。

“媛媛……”他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南媛朝他笑了笑:“爸,什麼都不用說,都過去了。”

“恩。”徐正國點點頭,伸出臂彎:“來,我的好女兒,挽上爸爸的胳膊,我送你進去。”

當婚禮進行曲響起來,厚厚的雙邊門打開的瞬間,南媛驀地就激動起來。

她原本以為,自己結過一次婚,根本不會有太大的波瀾。

但當父親帶著她走上紅毯,走進禮堂,看到賓客們紛紛回頭,朝她遞來祝福的目光時,這一刻,她發現自己根本控製不住情緒。

尤其當父親握著她的手,把她交給靳北哲時,她的眼淚再也繃不住了。

“從今以後,我就把我最寶貝的掌上明珠,交給你了。你小子敢讓她受一丁點委屈,不管我這把老骨頭多廢,我都要揍你。”

“嶽父大人放心,不會有那一天。如果真有,您打我,絕不還手。”

靳北哲說著,牢牢攥緊南媛的手。

他費勁千辛萬苦才追回來的媳婦兒,怎麼可能讓她受委屈?

兩人在眾人的矚目下,攜手一步步,朝著證婚人走去。

角落裡,傅如婷冇走,跟父親開著視頻,好讓昏迷的哥哥‘親眼’見證這一幕。

證婚人走到了兩人中間,先看向靳北哲。

“新郎陸向南,你願意娶身邊的南媛女士為妻嗎?今後不管貧窮或富貴,健康或疾病,都願意愛護她、守護她,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你願意嗎?”

“我願意!”

證婚人點了點頭,用同樣的台詞問南媛:

“新娘南媛,你願意嫁給身邊的陸向南先生為妻嗎?今後不管貧窮或富貴,健康或疾病,都願意愛護他、守護他,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你願意嗎?”

“我願意!”

“很好,那就交換彼此愛的信物吧!”

證婚人說完,便見嘟嘟手捧著首飾盒,從紅毯那一頭走來。

一路上,小傢夥東張西望。

眾人捏了一把汗,生怕小傢夥出岔子。

好在有驚無險,小傢夥捧著首飾盒,交給爸爸媽媽,奶聲奶氣:“粑粑、麻麻、新婚快樂!交換戒指!”

這小奶音,把現場觀眾的心都融化了。

南媛和靳北哲相視一笑,接過女兒遞來的首飾盒,給彼此戴上戒指。

“契約達成,新郎可以吻新娘了!”證婚人道。

聽到要接吻,現場立馬起鬨,嗨了起來。

“舌吻!舌吻!舌吻!”

“要拉絲那種啊!”

“快快快,錄像!”

“你們……”靳北哲笑盈盈,看著起鬨的觀眾。

他一點冇矯情,抱住南媛,便用力吻了起來。

撬開她的貝齒,吻得熱烈。

醫院裡,傅老看到這一幕,老臉一紅。

而這時,昏迷不醒的傅斯延,手指突然動了動。

視頻裡,傳來證婚人的聲音。

“祝福新人永結同心,白頭偕老!”

“大家,乾杯!”

“乾!”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