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屍不語 > 第9章 魂的模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屍不語 第9章 魂的模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先生轉過頭開口道:“娃子,你叫李安?”

我點頭。

他又補充道:“娃子,等會不管你看到,聽到什麼都不能隨意走動,更不能貿然出聲,人的魂脫離了主體就像冇了主心骨的崽一樣容易受到驚嚇。”

陳有道可能覺得還是有什麼地點不妥,他回頭一番思索之後,“娃子,我看了,你有些地方還是超出常人,人一定要觀察局勢,看局勢做出改變,要像活水,不能像死水。”

我點頭說了好。

當然的,其實我不打了明白他在這個時候說這些東西到底是表達什麼狗屁意思,反正他也不直說,直到我看到了後麵發生的事,我纔算理解了陳先生的話語。

陳先生拿來了一個鬥,就是我們鄉下盛米的那種鬥,鬥裡滿滿的裝著米,他點了香插在米裡,米上又放了顆雞蛋,雞蛋前麵是剛纔我爸給的那幾百塊錢。

我就眼睜睜看到裝著竹葉的白碗裡咕嚕咕嚕的冒出水泡來,陳先生嘰哩哇啦的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話語,說實話我當時真的想拿手機錄下來,可是我不敢這麼乾。

他說完那些話之後又張牙舞爪的在棺材前麵扭了起來,我們這邊管這個叫跳大神。

在跳大神之後,陳先生眼睛直勾勾看著前方開口了,隻是聲音很沙啞,好像是刻意的一般,而且還把聲音壓得極低,像是怕被彆人聽到一樣。

“朋友,你這麼乾好像不太好吧,而且都是一個地方的人,這麼乾,天上可是看著嘞。”

說天上的時候陳先生還真的指了下天空,我在一旁看的是毛骨悚然,想必現在他已經看到了那個在背後搞帶著的人,現在跟那個人說話呢。

跟陳先生說話那個人應該是回他的話了,雖然我聽不到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覺陳先生臉色還是微微的有點變化。

他緊接著說道:“你看上的東西必須給你咯?你真不要臉,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種人,簡直有辱斯文,你根本不配乾我們這行,要知道聖人有雲可不是空穴來風,你當心遭報應咯。”

我當時還奇怪陳先生怎麼乾這行業,說起話來還有點文化水準呢,後來纔想明白陳先生跟我說過古代人喊讀書人叫君子,竹就是君,君就是竹,而陳先生不但用竹葉做法事,還送我竹牌,原來說來說去陳先生是個有文化的人,隻不過他是一個有道行的讀書人。

我看向麻衣陳先生,此時雙手揹負在後方,伸長脖子喊著話,還是有那麼一點點讀書人的樣子的。

趁著陳先生跟那個在背後搞動作的人還冇說完出個結果,我好好的梳理了一下事情。

最開始是我爺爺死了,隨後拍我兩邊肩膀及眉目,滅我身上三把火,雖然還有一絲絲,但是跟冇有有什麼區彆呢?

後麵就是我爺爺的墳莫名其妙被挖,先是棺材板不見,後麵連棺材同棺材板一起完完整整的出現在我家房頂,然後爺爺的棺材裡有大花蛇,陳先生雖然說這是我爺爺成仙了,至於到底怎麼一個說法我不得而知。

然後我三叔死了,按照陳先生的說法來看,有人要害我們家,然後三叔為了保護我們家被背後搞鬼的人弄死了,而且三叔的魂還被那人拿去了,纔有了現在陳先生要魂一幕。

讓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那個人要針對我家,難道我們家有什麼好東西?

而且是挑我爺爺死了這個時間段下手,難道是我爺爺活著的時候那個人害怕我爺爺,我爺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還有,我們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村子,怎麼會有這種人藏匿在村子裡不被人知道,那個人到底是誰?

“啪,啪”

兩道清脆的聲音傳來,我得見陳先生的兩側臉頰稍微有點紅腫。

我心裡嚇的一哆嗦,心想這種人這麼牛批,人冇見,但是能夠給陳先生兩個嘴巴子,這種人的確很牛批。

我想這種人還搞什麼小動作針對我們家是不是有毛病,直接用這種手段豈不是很痛快?

陳先生隨即愣了一下,原本低沉的嗓音變得大聲許多。

“狗日滴”

陳先生隨即也還了兩個大嘴巴子回去,陳先生這才解氣,冷哼一聲:“哼,當老子好說話是不是?”

他低著頭站在那裡不再言語,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在等對方先開口。

我不知道他們的對話有冇有結束,三叔的魂有冇有要回來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說話,更加不敢動彈。

低頭的陳先生猛的抬頭,好像跟換了個人一樣,那種特殊的感覺我說不上來,要是硬要我說,那就是氣質,原本的陳先生不管如何表現,說到底骨子裡那份墨水樣子還是在的。

現在眼前的陳先生像是個說一不二,麵目神情無比嚴肅,好像你不聽話就要隨時打你一頓那種大哥大,黑社會的感覺。

陳先生擼起袖子,抬起手攤開手掌冷道:“拿來。”

隨後陳先生又神情一變,不可思議的看著前方,那表情好像在說,“什麼?不給?你什麼意思?想吃拳頭是吧?”

此時陳先生大體就是這麼一個表情,他走上前幾步,隨後微微彎腰像是揪雞仔一般朝著空氣揪了一下。

隨後陳先生對著空氣吐了好幾口吐沫,又對著空氣揮拳踢腳。

冇一會,陳先生像個泄了氣一般萎靡了下來,整個身子骨一軟差點跌倒,我差點冇忍住就要跑去扶他。

陳先生好像又變回了原來那個陳先生,他微微搖頭示意我不要管他,他還強行直起腰桿,看著很牛氣的樣子。

隨後院子裡冷不丁的冇了聲音,寂靜,死一般的寂靜,如同一潭死水一樣的感覺,夏日的夜晚本不該這麼陰寒,此時我身上莫名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呼,,,,”

院子裡吹來一陣悄悄地的陰風,我看著陳先生,他冇有任何表情,我又看了下我爸,我爸還是跟原來一樣,動都不帶動的。

我得見我家圍牆外麵有一點點光亮,我心想可能是哪個村子裡的人出來上廁所而已。

可是令我冇想到的是能個白白的光離我家越來越近,最後直接聽在了我家門口不載動彈。

就在我懷疑的時候,陳先生從隨身攜帶的布兜裡拿出一個唱戲一樣,彩光閃閃的帽子套在了頭上,而後又拿出平時家家戶戶都貼在門上的那兩張東西往自己身上一貼。

我看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胸口鼓得老高,看去怒目圓睜的怪嚇人。

他往我家大門那裡走去,搞了一個開門的動作,其實我家大門還是關著的。

隨後我看見那個停在我家門口的白光動了,我看見三叔走了進來。

三叔整個身體發著微微白光,那種白光很邪乎,就是你遠遠的就能看見白光,你以為那是很亮的光,所以很遠都能看見,其實不是這樣的,等你走近了就會發現是幾乎快要熄滅,很微弱的白光而已,所以說很邪乎。

三叔一步步的走進來,恍惚間,門口給三叔開門的陳先生不見了,而且我家的院子似乎也不見了,火盆也不見了,我看見的隻有三叔,護著油燈的我爸,還有棺材,其餘一切雜物不見了。

三叔朝著我們這邊走來,說實話我當時就想跑,要不是陳先生交代過,我肯定一秒鐘都不想不願意多待,我感覺到我小腿肚子都在打顫了。

三叔整個臉都是煞白的,就是冇有血氣那種煞白,嘴唇灰灰的無比恐怖。

雖然我對這種事情一竅不通,但是我想這一個就是陳先生口中三叔的魂吧,魂魄走路不是如同正常人一樣踏踏實實的一步一個腳印,反而感覺是輕飄飄的,好像能夠日行千裡的感覺,輕微的一小步走出,腳底下的路就好像是自動倒退出很遠一樣誇張得很。

三叔走到我爸背後站定,他看了眼我爸還有棺材,我想他現在魂都回來了,應該是要走了吧。

那道發著慘白光的三叔微微側身看了我一下,我頓時就感覺對不住我三叔,明明這麼好的一個人,為了我,為了我們家居然就這麼被害死了,還死的這麼慘,甚至死後連魂都被拿著去了。

我真的感覺挺對不住三叔的,我想我爸肯定也是這樣,不然我爸怎麼會毫無顧忌的為一個死人搭路呢?

我感覺眼眶裡似乎有淚,我抿了抿嘴唇,想在最後喊一聲三叔給他聽,但是我不敢,真的不敢,不管是出於害怕,還是陳先生的交代也好,我真的不敢出聲。

“李老漢,起來吧?”

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傳來,是陳先生的嗓音,我茫然的環顧四周,冇隻聽到陳先生嗓音卻是冇見人。

我三叔都還冇走,這怎麼能走呢,這不對啊,這個聲音一定不是陳先生說的,可能是那個針對我家的人在搞鬼,那個人肯定不想我三叔就這麼走了。

我爸對這些事情一概不知,但是他肯定聽到了可以起來了這句話了,要是我爸現在起來,我三叔的路就要被他的陽氣衝爛了。

不管陳先生如何交代,我想我這個時候都應該幫幫三叔,不能讓我爸起來,而且陳先生也說過要活得像活水一樣,這不就是說要隨機應變嘛。

我幾步上前按住就要起身的我爸,我噗通一聲跪在我爸旁邊,跪在棺材前,我爸眼角看了我一眼神色複雜。

“走吧,三叔!”我抬頭看著三叔說了這麼一句。

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三叔好像真的聽到了我的話,抬起腳踩在我爸背上,我爸頓時咬著牙槽大喘氣,好像背上扛著百斤貨物一樣。

三叔再抬起一隻腳踩了上來,我隻得見我爸額頭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就連捧著煤油燈的手都在顫抖,甚至我爸連鼻涕都竄了出來最後我爸乾脆把眼睛姐姐閉上默不作聲應扛著,任由鼻涕掛在那裡甩來甩去。

三叔再往前穿過稻草人,穿過稻草人時身上就穿著那件綠色的衣服,最後三叔踏入棺材中消失不見。

“起來吧”陳先生較為沙啞的聲音傳來。

我跟我爸還是不敢動,生怕衝李三叔的路。

陳先生拍了拍我的背不耐煩道:“哎,娃子,起來吧。”

見到冇動靜的陳先生一腳把我踹翻。

“怎麼你們父子一樣的犟,一樣的這麼了呢呢?”

當我看清是陳先生後我連忙將我爸扶了起來。

“陳先生,我三叔怎麼樣了?”

陳先生點起煙不太舒服的吸了一口:“你三叔的魂回來了,差不多就能葬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