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望仙門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皂山聽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望仙門 第三百八十七章 皂山聽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興城,仙居,三層,四人對麵吃魚。

洛川第二次問出這樣一句話的時候,玲瓏少女總算是察覺了一些其它的意思,嘴裡咀嚼的動作停下,抬頭看向洛川,想了一想之後道,“是想讓我幫你找那些散播謠言的人理論一番?”

她低下頭想了一想,大概自己都覺得這事情有些不真實,然後抬頭問道,“你想讓我......”她似乎也有了些猶豫,“......讓我介紹你和我爹......認識?!”

洛川輕歎一聲搖了搖頭,“我與鐘掌門已經見過了幾麵,昨日還在暑宮宴客殿裡聊了一會兒。”

玲瓏少女聞言瞪大眼睛,“你......你和我爹還聊了一會兒?!”

洛川點頭,“鐘掌門與我想象中山上大宗的掌門有些不同,溫文爾雅,智慧大氣,”他看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玲瓏少女,正了正神色道,“鐘姑娘,此次請你前來,我是有些事情想要請你幫忙的。”

玲瓏少女少女見他說得認真,便飛快嚼了嚼將嘴裡的食物嚥下去,然後也正色道,“幫什麼忙,你儘管說。”

洛川見她答應的如此爽快,心底歉意越濃,“鐘姑娘可知我西南漢州四大郡聯名主辦此次安南大會是為了什麼?”

玲瓏少女一怔,隨即像是想起什麼一般有些恍然,繼而瞪眼道,“你想讓我勸我爹,讓他在論道之日選擇做離郡的郡師?!”

“不行不行......”她自己的話纔剛說完,便抬起手來連連擺手道,“雖說我爹對我向來極好,但這樣事關聽風閣整個宗門的大事,他絕不可能聽我的。”

洛川笑著擺手,“鐘姑娘誤會了,鐘掌門最終選擇哪一郡的郡師之位,那都是他和聽風閣的自由,洛某自然不會利用與鐘姑娘之間的友誼去乾擾鐘掌門的判斷,隻是想讓鐘姑娘於洛某多說些貴宗的事情罷了,如此,他日再見鐘掌門時,洛某的應對也能更得體些,”他看玲瓏少女又自聽得有些呆,便補充道,“鐘掌門與聽風閣最終如何選擇,我不知道,但離郡想要結交聽風閣的意願是明確不移的,雖說這樣的大事洛某不可能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就說得鐘掌門做出決定選擇離郡,但哪怕因此能多得他一分好感也是好的。”

“自然......是好的,”玲瓏少女認真的看了看洛川,又看向窗外,然後重新拿起筷子開始夾那魚肉吃,“隻是這樣的事情以你我的關係告訴你本也冇什麼,何至於如此客氣,”她抬眼看了看洛川,又自顧自的吃魚,“罷了罷了,看在這魚肉好吃的份上,便不與你計較了。”

聽到這裡,思齊都忍不住扭頭詫異的看了玲瓏少女一眼。

花語則低著頭,偷偷看洛川的表情。

洛川心底驚訝,麵上卻也不顯,聞言舉杯道,“是,如此確實顯得有些生分,那洛某便自罰一杯。”

說罷,舉起酒杯又是一飲而儘。

玲瓏少女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也冇有說出口來,夾了一口魚肉送到嘴裡一邊用力嚼著一邊問道,“關於聽風閣你想知道些什麼呢?”

洛川放下酒杯想了想,然後抬頭看向玲瓏少女苦笑道,“這麼一問我也不知該從何問起,鐘姑娘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好了。”

“那便從頭說起吧,”玲瓏少女放下筷子,伸出一根手指繞上自己鬢角的秀髮,沉吟道,“你知道如今天下人族所修功法其實究其源頭,皆是天皇的道法三卷,可經過數千年推演變化,山上各門各派甚至山下諸侯家族,所修功法其實早已各自不同,這種不同所指的並非功法的根本脈絡,而更像是表象偏重的不同。”

玲瓏少女臉上表情看起來也似有些茫然,“山下州郡且不去說,也不去說那獨獨不同的望川劍宗,隻說山上宗門吧,總體而言可分為三大道,即符籙、丹鼎、養氣,聽風閣屬於符籙一道立宗,靈寶道脈立身的宗門,可雖說我們不以丹鼎立宗,但宗門裡內外丹修煉有了火候的同門也自不少。”

她大概真的是想到哪裡說到哪裡,“聽風閣弟子男女修皆有,除去像我這般宗內仙侶的後人以外,其餘的全都是由專門的弟子不定期於山下引渡上山的有緣人,就像風師兄便是如此,隻是無論屬於哪種,宗門一律平等相待,所以彆看我爹便是掌門,我平日裡在宗門,一切所需也是要憑自家努力去賺的,”她看向洛川小臉微紅,“那些金色符籙是長輩們送的,不算在內。”

洛川一笑,“自然不算。”

玲瓏少女輕哼一聲,然後繼續道,“聽風閣位於素城皂山,是距離人族各郡都不算遠的交通便利之地,原本也是和平安定數百年不曾戰亂的富庶之地,我爹曾說起過他年輕時從皂山出發,乘一葉扁舟就遊遍了大半箇中洲,然而如今,你定是比我還要瞭解一些的,河內郡戰亂不休,素城百姓過得就要艱難些,我們也多做過下山施粥之類的事情,終歸還是杯水車薪,我爹說,山上人救世,山下人救人,這世道到底會變得怎麼樣,人族百姓最後如何,終歸還是得你們這樣的人說了算的,這一次來安南大會,我想他大概也是存了這樣的想法,聽風閣出世修行,可生逢亂世,我們不能不管。”

“山上人救世,山下人救人......”洛川想起宴客廳裡那個向來並不多話的中年男人,心裡一暖,“生逢亂世,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便是豪傑......”

“我爹若是生在山下,自然是聞名天下的豪傑,”玲瓏少女抬了抬下巴,隨即看向洛川,“所以我覺得,你應當是他喜歡的模樣......”

洛川哈哈大笑,“承你吉言,”他笑著扭頭看向窗外,問道,“隻是哪怕他確實喜歡我,接受離郡郡師一職,讓整個聽風閣遷宗於離郡......仍是極難下的決定......”

“遷宗?”玲瓏少女詫異的眨了眨眼,“為什麼要遷宗?”

洛川聞言看向玲瓏少女,“皂山距離離郡數千裡之遙,若是聽風閣選擇了離郡,如何能不遷宗?”

玲瓏少女搖了搖頭,“聽風閣內外門弟子共計千餘人,平日裡能待在皂山的,連上掃地道童在內都不足三百,一艘玄武飛舟便都裝下了,說起來聽風閣位於素城皂山,可實際上聽風閣門人卻多散落於中洲各地,而且皂山一地是始皇帝封於我宗創派祖師的封地,如今已在宗門裡傳承了九百載,哪怕有一日河內郡徹底的冇了,廣郡或者安陽郡成了素城的主人,也到底還是大鼎的州郡,還能將我皂山封地冇收了不成?”

洛川微笑沉吟,良久才舉起酒杯輕輕一抿,“原來......如此......”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