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我的怨靈旅社 > 第6章 我的怨靈旅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怨靈旅社 第6章 我的怨靈旅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著天地間的星光一點點隱去,韓淵卻冇有半點睡意。

少年趴在視窗向下眺望,黑暗中的幸福花園小區顯得格外的靜謐,甚至有著一種陰森詭譎之感。

可是韓淵不但冇有半點畏懼,反而十分喜歡這種夜色下的寧靜。

長期的校園暴力和彆人的冷眼與嘲弄,讓這個少年不太喜歡與人打交道,相比之下,他對‘他們’反而更親近些。

比如那個廢棄教學樓頂,聲音如同銀鈴般好聽的少女;比如那個似乎永遠都是那副急匆匆的樣子,每次見到韓淵都會打招呼的‘公文包’大叔;又或者樓下從不愛出門的馬婆婆。

當然,還有那家肉鋪的老闆。

雖然他不是‘他們’,但至少他把自己當個人。

哪天心情好了,說不定還會給韓淵一塊血淋淋的‘豬肉’,這些好,韓淵都是記得的。

就這樣想著,樓底下傳來了輕微的響動。

“到時間了,”韓淵理了理衣角,然後將一個很久都不曾用過的帆布包背在身後,往裡麵放了一個手電和一瓶水。

“要一起去嗎,小黑?”

“喵嗚~”

小黑十分人性化地搖著小腦袋。

‘開玩笑,樓下辣麼恐怖,人家纔不要去呢~’

“好吧,那你待在家裡不要亂跑。”

韓淵摸了摸小黑貓的腦袋,轉身走出屋打開了房門。

就在房門被打開的一瞬間,對麵再次傳來了婦女的責罵聲與女孩的啼哭聲。

“二三得八、三三得九,教了你多少遍怎麼就記不住呢,怪不得你那個死鬼老爹會拋下咱們娘倆。你要是聰明一點,咱們娘倆也不會活成這個樣子。”

那女孩的聲音隻是哭。

“哭哭哭就知道哭,滾一邊去!”

韓淵正要轉身關門,炸了毛的小黑貓猛然竄了出來,死死地抓住韓淵的褲腿。

“不是說不跟我一起去嗎?”韓淵無奈地蹲下身子叫小黑貓抱在懷中,想了想打開了身後的揹包,後者乖巧地鑽了進去。

關好房門,韓淵扭頭看了一眼對麵那扇門,搖了搖頭轉身下樓。

“吱呀~”

老舊木門剮蹭水泥地麵的聲音在空蕩的樓道中格外的刺耳。

韓淵走到一樓的時候,馬婆婆已經站在了門口。

老人佝僂著身子,枯樹皮般的皮膚下就像是爬滿了蠕動的蚯蚓,她就那樣站在黑暗的樓道中不言不語,過了半晌才緩緩轉過身關緊木門。

“馬婆婆,”韓淵壯著膽子輕聲開口。

老人頓了一下,然後翻動著死魚眼般的眼球看向韓淵,聲音嘶啞,“小韓來了啊,走吧,要開門了~”

說完,老人就兀自地朝著外麵走去。

“好啦,馬婆婆人很好的,”韓淵又安撫了一下揹包中不停用指甲抓撓的小黑,抬頭望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夜色,抬腳跟上。

就在韓淵走出樓道的那一刻,二樓右手邊傳出的婦女與女孩的聲音戛然而止......

看著身前佝僂的身影,韓淵不禁有些好奇。

‘馬婆婆每天出門,都是去那個地方嗎?我的父母為什麼讓我跟著馬婆婆,那個地方又有什麼東西呢?還有信的內容會寫一些什麼?’

老人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她隻是依舊保持著佝僂的姿勢,每一步似乎都像是丈量過一樣,滿是灰塵的老舊布鞋踩在地上,冇有半點聲響。

揹包中的小黑已經徹底安靜了下來,隨著揹包的起伏微微搖晃。

寂靜的夜色下,一‘人’一人一貓就這麼朝著更北邊緩緩前行。

保安亭內,穿著保安服的曹大爺緩緩放下水杯,搖晃的杯子中似乎永遠泡著枸杞、杜仲和菊花這三樣。

老人看著北方漸漸消失的身影,驀然長歎了一聲,語氣中頗有些感慨,“小韓,終究還是走出來了啊,那間旅社,也該開放了吧~”

從小區北麵一個破舊的鐵門處走出,外麵就是一條有些荒蕪的小路。

道路上滿是碎石和雜草,更遠的地方則是近乎一人多高的野草,在微風吹拂下輕輕晃動,像是一個個不願離去的身影。

冇來由地,韓淵打了一個激靈,隻覺得胳膊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用手搓了搓胳膊,跟著老人沿著小路一路向北。

球鞋踩在地麵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除此之外,再無他聲。

又走了將近一刻鐘,兩邊的雜草突然消失,一條雜亂無章的廢舊街道出現在眼前。

“這裡怎麼還有一條街道?”

從出生就生活在幸福花園小區的韓淵不曾來過這邊,他記得以前從父母不讓他往北麵走。

處處透露著破敗與腐朽的街道上,幾間早就廢棄的店鋪形單影隻的佇立在黑暗之中,街道上處處都是時間碾壓而過留下的痕跡。

老人的腳步未曾停歇,繞過一個不知名的店鋪後,站在了一棟二層小樓前。

二層小樓就這麼靜靜地佇立於黑暗之中,一扇扇緊閉著的窗戶就像是一隻隻泛白的眼眸,門上歪歪斜斜地用紅色的染料勾勒出了‘怨靈旅社’四個大字,門前還有一個老舊的信箱。

“‘怨靈旅社’?”韓淵有些不解,“為何會取這樣一個名字,哪個活人還敢住這家旅社。”

“這不是給人住的,”身前的馬婆婆似乎越接近這家旅社,就越像是一個活人。

韓淵打了一個激靈,揹包中的小黑則是不甘地蠕動著自己的身體。

小黑:(_)

我還能搶救一下,讓我走~

老人從懷中取出一把鑰匙,打開了那扇緊閉著的大門。

冇來由地,韓淵隻覺得一股涼氣從腳底躥到了頭頂,看著麵前打開的房門,就像是一隻張開的嘴。

馬婆婆略微佝僂的身影就這麼融入黑暗,韓淵想了想,打開手電筒,硬著頭皮跟著走了進去。

‘好歹是自己父母告訴自己的事情,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想到這裡,韓淵便跟著馬婆婆進入了所謂的‘怨靈旅社’。

手電筒在黑暗中隻能照出一條簡短的光路,周圍的黑暗彷彿是有生命一般,排擠著暖黃色的光線。

靠近旅社入口處是一個類似於櫃檯的地方,老舊的木質櫃檯明顯有些腐朽,散發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不刺鼻,但也算不上好聞。

韓淵又將手電筒向右照了照,右邊是一條幽深的走廊,兩邊的房門宛如廢棄了多年,根本就冇有半點聲響傳出。

目光所及,到處都蒙著一層灰塵。

他又將手電向上揚了揚,發現懸掛著一些老舊的燈泡。

韓淵找了一圈終於找到了開關,按了一下,四周依舊一片漆黑。

“這旅店滿是灰塵,電路也是壞的,怪不得看不到遊客的影子,”韓淵想了想,便跟著馬婆婆繼續朝前走去。

走過一個拐角,地方變得有些空曠,他將手電筒照了過去,頓時隻覺得頭皮發麻。

那是一排排貨架,貨架上擺放著許多白色蠟燭,還有一瓶瓶用玻璃小瓶裝著的猩紅色液體。

玻璃小瓶比較少,並且放的位置都比較靠裡。

白色蠟燭則不然,有些就像是放了很久,上麵蒙著一層灰塵;有一些則很新,看著就像是最近才被製作出來的。

“最近?才被製作?”

韓淵一愣,脖子有些僵硬地看向一旁,身形佝僂地馬婆婆來到一扇門前,抬手推開。

似乎是注意到了韓淵的視線,馬婆婆緩緩開口,“這裡是倉庫,製作貨品的地方,小韓你可以進來看看,之前你父親進的材料都在這邊。”

“好。”

韓淵吞嚥了一下口水,壯著膽子走了過去。

從進入旅社的那一刻開始,韓淵就總能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腥臭味,直到走近了那扇門,他才知道這味道是來自哪裡。

他小心翼翼地將手電筒探入其中,看到了堆積在角落的一桶桶白色油狀物,看到了一張張泛著點點猩紅的皮。

迎麵而來的味道險些讓他吐了出來,他隻好強忍下心中的不適感。

“這就是倉庫?”

韓淵隻覺得難以置信,外麵那些白色的蠟燭,就是用這些東西做成的?

“你父母留給你的信,在隔壁的屋子中的抽屜裡,那也是你父母曾經工作的地方,小韓你可以去看一看。”

馬婆婆說完後,就徑直地走向了那些白色膏狀物。

韓淵忍住嘔吐的**,轉身走了出去。

倉庫的對麵,有一扇小一些的門。

門隻是普通的小木門,韓淵輕輕一推,門便應聲而開。

“叮~”

“解鎖怨靈旅社係統,一個好的旅社,會為旅客提供良好的居住環境;會解決旅客們的煩惱;會認真聽取旅客們的意見;會為旅客提供優質的商品和良好的服務。”

聽著腦袋裡響起的聲音,韓淵愣在原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