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小說東南風雲蕭崢 > 第899章 跋山涉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說東南風雲蕭崢 第899章 跋山涉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899章跋山涉水

當這批“銀州霸”徹底失去意識之後,魏熙珊讓手下用特殊的通道,將他們運走了。

魏熙珊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每走一步,就將身上的旗袍褪下一點,最後就隻剩了光潔無暇的身子,走入了浴室之中,任由清澈的水流,從長髮、頸項和滑膩的肌膚流淌而下,就如蒙山中的清泉流過光滑的石頭一般……

蒙山之中的一處溪流清澈見底,發出悅耳的“嘩嘩”聲,正朝下方的低穀中流瀉而去。溪水旁的一條山路上,三輛越野車碾壓而過,向著烏蒙的深處躥了進去。第一輛車,是省地質局108地質大隊的大隊長童國睿和6名隊員,他們熟悉黔水縣章橫鎮野豬塘村礦區,這次既是帶路,同時也是去看望華京地礦部的專家,順便有時間做一些“地調”。第二輛車上,是雲貴省地質局局長俞東男,還有蕭崢和任永樂。

第三輛車,是華京蕭家的護衛人員,本來他們是遠遠跟著的,可到了山區,道路崎嶇逶迤,搞不好就會跟丟,蕭崢索性就讓他們一起跟著走。當然,這也引起了地質局局長俞東男的注意,他不由問蕭崢:“蕭部長啊,他們是……”蕭崢道:“我的幾位朋友,以前冇有來過蒙山,這次一起來走走看看,他們不會耽誤事的,就讓他們跟著吧。”

俞東男從這些護衛的打扮和精氣神上看出,這些人絕對不是蕭崢的普通朋友!或許是寧甘省的公安,為了保護蕭崢的安全?但蕭崢的級彆還冇到出行可以有安保的地步,所以就隱藏了他們的身份?一準就是如此了!反正深入蒙山,多一些人,相互幫助,肯定也更加安全,俞東男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

曾經有詩歌,描繪長征“金沙水拍雲崖暖、烏蒙磅礴走泥丸”的壯闊、艱險以及必勝的決心!如今,蕭崢正在當地領導的陪同下,深入到這名聲在外的蒙山之中。雲貴之地果然是“八分山一分水一分田”,進入蒙山之中,才發現高原山地、丘陵和盆地交錯,重峰疊巒,綿延縱橫,車子和人在其中,就如在石堆裡爬行的螞蟻,頓覺無比渺小。

一邊行路,俞東男一邊介紹道:“蒙山是金江和盤江的分水嶺,平均海拔都在2000米以上,其間盆地、海子散佈其間,最大的是草湖,浸潤著山體,形成了著名的喀斯特地貌,夜郎、紅色、古城文化交織,少數民族風情更是為其增添了多樣的魅力……”

隨著俞東男的介紹,蕭崢的目光投到了車窗之外,在這尚未完全開發的蒙山之中,綠水青山之間,卻還點綴著一些村子。這讓蕭崢頓感江山如此多嬌!然而,霧氣在漸漸的生成,山間的天氣就是多變,綠色的霧若綢布一樣張開,然後林、澗、巒、丘等,一切都變得朦朦朧朧,不敢信其真實存在,很快就下起了雨來,道路也變得泥濘了。為安全起見,車速放慢了。

帶路車輛中的省地質局108地質大隊長童國睿打電話過來,俞東男叮囑道:“寧可慢一點,也要確保安全。反正雲起教授所在礦區已經找到了。”蕭崢也同意,在山中行路,以安全為重。於是,車速放慢了,但三輛車在往黔水縣方向盤了80多公裡之後,忽然發現前方因為山體滑坡,堵住了去路,車隊隻能停下來!

地質大隊長立刻就跟當地縣裡聯絡了,縣裡倒是聯絡上了,並答應立刻派人來清除路障。這時候已經快上午十一點多了。開山路和平原地區完全不一樣。就算是直線距離才幾公裡的兩個地方,在山上盤來盤去,卻可以花去幾個小時。所以,從省會陽南市到章橫鎮野豬塘村礦區本身就要開十來個小時的車!這會好了,遭遇山體滑坡,隻能停下來,就真的不知道多少小時才能抵達了!

這時,大隊長童國睿跑過來,向領導俞東南建議:“俞局長,這路上不安全,要是後麵也遭遇山體滑坡,我們就進不了退不得了。要不,我們就掉頭,先到下麵哪個村子看看,可以到村民家裡弄點吃的,等路通了,我們再上來?”

“這個想法不錯。”俞東男看向蕭崢:“蕭部長,你看怎麼樣?”蕭崢朝前麵看看,雨霧水汽之中,塌方的山體已經將路麵全部占滿,車子肯定是過不去了,他說:“好,我冇意見。”俞東男就對童國睿道:“那就到附近的農家去找吃的。你保持和縣裡的聯絡,路障一清除,就通知我們。”童國睿就道:“好的,我會一直和縣裡保持聯絡。那我們這會兒就掉頭吧?”

三輛越野車小心地掉了頭,本來在最後的護衛車,這會兒就走到了最前頭。大概又開出了十來公裡,在道路下方的穀底,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三間平房,還有炊煙冒出來!

到了下麵,有一塊水稻田,稻穗隱隱有些泛黃,但通向平房的土路很窄,顯然冇法開車過去了!眾人就都下了車,沿著小土路,魚貫而行。雨明顯小了,變成了濛濛的水汽,所以大家索性也不打傘了。來到了平房之前,就聞到了煮飯的香味,眾人都感覺有些饑腸轆轆。

這要是在城市裡,一碗飯一盆菜,算得了什麼?可在這大山旮旯裡,這一點點菸火氣,彷彿就能給人無限的滿足。

童國睿和他的下屬,先走入了屋子裡,稱呼道:“大爺、大媽……前麵發生山體滑坡,我們過不去了,十來號人冇有地方吃飯啊。能不能在你們這裡蹭點飯啊?我們可以出錢,隨便弄點可以填飽肚子的東西就行。”

隨後,就聽到一個老人,用當地的雲貴話說:“可以啊、可以啊,我們這裡難得有客人來!外麵還有小雨,都一起進來坐吧。”“好的、好的,謝謝大爺、大媽啦!”童國睿趕緊跑出來,低聲道:“蕭部長、俞局長,人家歡迎我們,咱們進去吧。”俞東男就說:“蕭部長,咱們進去吧!大家也都進屋吧。”

俞東男和蕭崢走在最前頭,其他人也就跟了進去。到了屋裡,才發現,這三間平房,其中兩間是連在一起的,另外一間有一扇門,可見是臥室。蕭崢還透過房子的後窗,看到外麵還有一個小土屋,裡麵養著土豬,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大爺和大媽都已經年逾六旬了,顯得消瘦,但筋骨看起來還是不錯的。大爺穿著藍布舊衣服,大媽戴著圍裙,本來就是在做飯。大媽好像數了數人頭,對大爺道:“再去打六七斤米來,要管飽呀!臘肉也拿來,讓客人嚐嚐我們彝族的雙臘肉呀!”

蕭崢聽了,忍不住問道:“大媽,你們是彝族人啊?”大媽笑起來臉上的皺紋很多,帶著老實人的羞澀,“是啊,我們是彝族啊。”蕭崢笑道:“大媽,彝族可是我國第六大少數民族啊。我聽說啊,你們都是穿右衽長短衫、著繡花高釘帽和鷂子鞋的啊,不過今天我倒是冇有看出來。”大媽笑著道:“我們年輕的時候,就那麼穿,那樣好看、俊俏。現在我和老頭子年紀大了,我們旁邊幾裡地也冇人家,我們就隨便穿了,乾活怎麼方便,怎麼來。”

蕭崢又問:“這左近都冇人家了嘛?那相互之間冇有可以照顧的人,不是挺寂寞?”大媽笑笑道:“以前是有人家的,這幾年有的人家老人過世了,年輕人出去打工不回來,所以人就越來越少了。不過我和老頭子都習慣了,而且每週,我們村上的張秀文書記都會騎著摩托車來一趟的。”

張秀文書記?蕭崢自然是不認識的,“是村裡的書記啊?”大媽說:“是個很好的閨女,在華京讀了研究生,到我們泥溝村當了派駐第一書記呢!彆看她是個才三十不到的女娃子家,可騎著一台大摩托車,在山裡到處走,幫助山裡各族的百姓。”

蕭崢真冇想到,這大山裡還有這樣的派駐女書記。“對了呀,今天張書記,就會來的呀!”老漢提著米袋子和一大塊的臘肉過來了。大媽也說:“對,每個禮拜的今天都會來。我們叫她一定來吃個午飯,可她總是吃過午飯纔來!”蕭崢還真想見一見這個人家口中的女駐村書記。駐村書記這種機製,在有些省裡是自創的,將一些選調生派到最基層,讓他們在基層鍛鍊,幫助村裡發展,讓新世紀的年輕乾部,也能接觸到最基層的老百姓,瞭解到百姓的疾苦。這種舉措,確實不錯,但是在西海頭還冇有推開。要是能碰上這位女駐村書記,或許可以當麵瞭解一下。

老漢把米和肉交給老伴之後,就從簡易的竹碗櫃裡,拿出了一疊碗,用滾水給沖洗了,然後開始泡茶,任永樂見了,上前幫忙:“大爺,你這個是什麼茶呀?很香啊。”

“這是咱們這裡的‘罐罐茶’!”老漢道,“我們蒙山地區,招呼客人是‘客來一杯茶、飯後一杯茶’,不能少了‘罐罐茶’這個東西。這個茶葉,都是山上的野菜呢,我們自己摘、自己烤的!”

這時候,屋子外,忽然響起了摩托車的聲音,由遠及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