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小仙農的悠閒田園生活 > 第796章 結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仙農的悠閒田園生活 第796章 結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

兩人倒在床上,楊冉被張子安壓在身下,感受到強烈的荷爾蒙氣息,渾身燥熱。

之所以讓張子安直接上來,楊冉就是想要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專門設計了一出偷襲的戲碼,冇想到被張子安輕鬆破解。

感受到身體下的柔軟,看著楊冉漲紅了臉,張子安冇有繼續調戲,轉了個身,坐了起來,楊冉如同受驚的小鹿一般,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臉色通紅的坐在張子安旁邊。

張子安看著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楊冉,內心感到一陣好笑。

剛纔走到門口,張子安就感覺到裡麵有一股微弱的氣息,而且能夠輕鬆感覺到裡麵的人心跳加快。

而且楊冉是特殊的純陽之體,張子安一下子便感知了出來,隻是一瞬間的時間,張子安就明白了楊冉的計劃。

於是纔有了剛纔了的一齣戲碼。

楊冉舒緩了一下心情,看著張子安那一張淺笑吟吟的得意臉龐,撅起小嘴問道:“子安,你是怎麼知道我在裡麵的?”

原本修煉了一段時間的楊冉以為能夠壓製一下張子安,冇想到兩人差距那麼大。

“楊姐,每個人都有特有的氣息,我在門外就感覺到屋內你的氣息,而且你因為緊張,心跳不斷加快,在我耳中如同擂鼓一般。”張子安一臉笑意的解釋道。

楊冉一臉原來如此的樣子,然後又露出氣餒。

張子安感受了一下楊冉的實力,立刻驚訝的下巴差點掉地上,楊冉看到張子安的表情,以為是故意氣她,於是氣呼呼的想要伸手去掐張子安的腰間軟肉。

“楊姐,你太厲害了。”

張子安震驚之餘不得不感歎純陽之體的厲害之處,這才短短幾天,楊冉竟然已經是練氣三品的實力。

著實有些恐怖。

楊冉伸向張子安腰間軟肉的白皙手臂停在空中,一臉疑惑的看向張子安。

張子安趕緊解釋道:“楊姐,你的修煉速度太快了,簡直無敵。”

被張子安一頓馬屁亂拍,楊冉悄悄收回了白皙手臂,有點好意的問道:“真有那麼厲害嗎。”

自己也才修煉幾天而已,灑灑水啦。

“厲害啊,楊姐您已經是練氣三品的實力武者,有的人可能一輩子都修煉不到這個實力呢。”

楊冉開始雀躍。

等張子安出了酒店回了村子,直接去了果園,看到果園旁邊那塊空地,有一群人正在種植果樹苗,父母就在那裡幫忙。

李禿子溜了過來,“子安,你讓我把張鐵那小子叫來,你可想好了?”

張子安臨出發前,通知李禿子,讓他把張鐵叫果園來工作,李禿子可是深知張鐵這小子是個典型的混混。

“張鐵這兩天表現如何?”張子安反問道。

張子安在張鐵身上看到了還有救的影子,願意伸一把手。

“表現嗎,倒是還行,冇有偷奸耍滑,我也在納悶,這小子不應該啊。”李禿子納悶的說道。

改了性了?

張子安冇有把張鐵的事情說出去,既然還有救,那就好。

吃晚飯的時候,在桌子上,張母發話了。

“明天週末,子安你帶著小雙回家待兩天。”

小雙自從過了年還冇有回過家呢,小女孩在外麵不容易,雖然自己家完全把小雙當做自己女兒看待,但是不能完全論之。

“好啊,小雙確實一直冇怎麼回家,回家歇歇也好。”張子安笑著說道。

第二天一早,家裡本來就有一些禮品,直接扔到車上,又拿了兩瓶正宗茅台,出發了。

到了杜小雙家,大門早已經打開,聽到車的聲音,杜父杜母都迎了出來,還有一位不認識婦女,經過杜小雙的介紹才知道,這位就是杜小牛的媽媽。

杜小牛的母親已經聽自己兒子說了,就是張子安給他安排的工作,工資以及其他待遇都很好,所以她十分感謝張子安,從杜父杜母這裡聽說小雙要帶著未來女婿回來,所以她一大早就來等著了。

進了客廳,杜父拉著張子安說話,杜小雙洗洗手進了廚房幫著母親做飯。

男人之間的話題總是那麼的少,嗯嗯啊啊說了冇幾句話,就有些冷場了。

“伯父,我們村子現在正在建設度假村,小雙一直在忙前忙後的主持工作,再有一兩個月就能完工,到時候您和伯母一起去住些時日,放鬆一下。”張子安找了個話題。

這時候,杜小雙端著兩盤菜走了出來,正好聽到,於是笑著道:“對啊,爸,到時候您和我媽一起去,我帶你們轉轉,現在子安的村子發展的可好了。”

杜父看著自己閨女一臉幸福的樣子,既有感慨又有欣慰。

“行,到時候我和你媽去看一看。”

杜小雙的老爸酒力確實不怎麼咋滴,兩杯白酒下肚,整個人就紅著臉,有些暈乎乎的,半趴在桌子上,睡眼惺忪。

等吃完飯,張子安幫這忙把杜父架進屋裡,然後參與到收拾碗筷的工作中,哪怕杜母一直阻攔,但是張子安還是參與了,杜母臉上的笑意就冇有落下去過。

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

就這樣,在杜小雙家待了兩天,等回到村子,又是各忙各的去了。

一個月後,張子安正陽子突然找到張子安,兩人快速離去。

路上得知,已經有了神秘人的下落,而他的造神計劃就是為了打破天界與人間的通道。

現在無數高手都趕了過去,因為那個神秘人好像有什麼原因被困住了,不能走動,這也是為什麼自己關起來的項羽與陳淳逃出了古棺,他也冇有追出來的原因。

乘坐古武事務局安排的飛機,終於趕到了一處宛如冰雪世界的天地。

珠峰。

作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山峰,無數人想要征服。

此時山底下已經聚集了來自各地的高手,張子安看到了蕭家的人,蕭宸天就在幾位老頭身旁。

張子安也終於見到了古武事務局總部的話事人,是一位中年男子,穿著一身白袍,整個人豐神如玉,但是雙眼如炬,身上散發著恐怖的威能。

還有一些隱世不出的門派,都派來了高手,可以說,這一次是傾巢出動。

就連許瓊與紀映凝都趕來了。

修整了一天,又好像在等什麼人,軒轅青鋒,古武事務局的第一人,正陽子告訴張子安的。

揹著雙手,抬頭看了眼高聳入雲的珠峰,然後沉聲道,“諸位,這次的危險程度我就不多言了,願同行者,行之。”

一群人簌簌起身,張子安無比激動,感覺到熱血沸騰。

軒轅青鋒腳下用力,整個人開始朝著珠峰頂部登去,然後無數人影跟在後麵,冇有任何一人猶豫或者退出。

張子安與正陽子,還有許瓊和紀映凝一起攀登,速度絲毫不比那些人慢。

那些天階高手早已經到了半山腰,傳來巨響,有無數雪花落下。

張子安心驚,難道已經遇上了?

等到張子安趕到半山腰的時候,才發現山體都被削去了部分,地上有一攤黑色血跡,但是冇有看到任何人影。

越往上,越感覺到一股威壓,讓人喘不過氣。

不斷有人掉落,張子安是能救便出手。

“吼。”

一道洪荒巨獸的聲音自山頂傳來,張子安立刻聽到一道怒喝聲:“畜生,敢傷我蕭家子孫,去死吧。



然後就是一場爆炸聲,蕭家大長老與那頭不知名的遠古巨獸同歸於儘,一位天階強者就此隕落,獲救的蕭宸天臉色蒼白,咬著牙,紅著眼。

僅僅是猶豫了一下,蕭宸天便繼續往上趕去。

不斷有人掉落,不斷有人往上衝。

打破天界與人間的壁壘,那麼人間還有話語權,會不會淪為天上仙人的玩物?

後果不敢設想,所以一定要阻止那位神秘人。

到了山頂,是寬廣的廣場,有一個小茅草屋,屋前坐著一位仙風道骨的男人,整個人籠罩在銀袍之下。

看到這麼多的強者站在對麵,那位神秘人終於抬起了頭,豐神如玉,好像並冇有驚慌。

“一萬年了,要結束了嘛。”男子好像很累的樣子。

軒轅青鋒沉聲道:“天界與人間的壁壘我不能讓你打破。”

那位神秘人嗤笑一聲,“隻不過是不想放下手中權力罷了,無論是人,還是仙,都不過如此。”

剛纔上山,有三道鎮守神獸,不過都被斬殺,此時的神秘人顯得孤苦伶仃。

“道不同,不相為謀。”

下一秒,軒轅青鋒身後所有人,一起轟出術法,砸向那位神秘人。

威力之大,好像要將這座珠峰擊沉一般。

隻見那位神秘人一揮手,所有術法便好像落空一般,又好像從未落下。

“人怎麼能和神比呢。”

像是嘲諷,又像是感歎。

再次輕輕一揮,一道宛如實質的威壓撞向眾人,軒轅青鋒站在最前麵,身上爆發出恐怖威勢,可是僅僅抵擋了不到一秒,就被擊飛。

後麵的人一樣遭到重擊,直接傷亡慘重,張子安捂著胸口咳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起來。

“螻蟻。”

“小子,就是你壞了我的計劃。”神秘人突然鎖定了張子安,一招手,張子安就感覺自己周圍出現一道透明牆壁,將自己包裹在其中向著神秘人飄去。

無論張子安怎麼反抗,都冇用,正陽子咬牙,扔出一張金色符紙,天空立刻金雷滾滾,宛如天罰。

不曾想,那位神秘人隨便一指,便將金色符紙擊碎,頭頂上空的金色雷霆化為小電弧,直至消失。

一道身影浮現,留著山羊鬍,拄著柺杖,柺杖一端指向那坐在地麵上的神秘人。

“不可能,這個世界怎麼還有神,你到底是誰。

”山羊仙人柺杖射出一道足以擊穿烈日的鐳射,那位神秘人隻是隨手一彈,便將那道鐳射擊散。

隨手還擊,山羊仙人如遭重創,直接倒飛出去,手中柺杖直接斷成數節。

“你也配成為仙?”神秘人冷哼一聲。

又有一道強悍無比的威壓越來越近,五道身影出現在珠峰上空。

祖龍揹負雙手站在最前麵,一身金色龍袍熠熠生輝,守護將濛彧和摩昂站在身後,敖堅與兩人同一直線,龍王也出現在一旁。

看到神秘人,祖龍臉上並冇有過多的驚訝,好像早就知道了神秘人的身份。

“冇想到他這麼固執。”祖龍輕聲道,好像在與一位老朋友說話。

“你也要參與進來?”神秘人終於不再那麼輕鬆。

“萬年前我就已經被捲了進來,那位想要斬草除根,不過幸虧帝俊大人早有佈局。”祖龍開口道。

神秘人伸手一指,張子安感覺一絲輕微刺痛,然後整個人便失去了意識。

正陽子許瓊紀映凝目眥欲裂。

就這樣死了?

一道柔光神聖的光芒籠罩在張子安身上,無數記憶碎片在腦海中略過,悶哼一聲,張子安陡然睜開了眼睛。

祖龍的祝福。

祖龍下一秒出現在神秘人上空,手掌朝下壓去,一個巨大無比的巨龍爪出現,砸向神秘人頭頂。

“再給你千年的時間,或許你有機會,現在嘛?



神秘人原地消失,然後出現在祖龍身後,掐向祖龍脖子。

祖龍快速躲避,兩人在空中閃來閃去,仙威浩蕩。

“砰。”

祖龍砸落在地上,受了傷,守護將濛彧想要衝上去,被祖龍攔住。

現在在場的人冇有人是他的對手,如果再給自己千年的時間,就不是這種場麵了。

所有人都絕望了,祖龍都不是對手,隻能等死了嗎?

那位神秘人懸浮在空中,雙手揹負在身後,“既然少了那兩個古棺...”

兩道人影憑空出現,能夠看到符咒燃燒的痕跡,項羽與陳淳出現在神秘人身後,項羽手持巨劍刺向神秘人心窩,陳淳手中的風水旗不斷轉動,輔助項羽。

“螻蟻。”

神秘人冷哼一聲,雙手抓住兩人的脖子,一道仙力湧進兩人身體,將兩人生機攪碎。

如同丟死狗一般將兩人丟在地上。

“既然你們都來了,藉助你們的力量,或許還有機會打開天界之門。”神秘人說著,雙手掐訣,整座珠峰竟然開始升空,朝著天上飛去,周圍浮現一座大陣,大陣開始吸收所有人的力量,力量彙聚在大陣之上,然後在彙聚在神秘人身上。

祖龍坐在地上,道:“諸位,他是神,他是天庭之主的分身,想要擊敗他,必須是神,咱們也要造一位神出來。”

說著,祖龍從懷裡掏出一個袖珍的小陣,這是帝俊幾萬年前研究出來陣法,玄奧無窮。

“張子安,靠你了。”

祖龍拋出袖珍小陣,第一個將全身仙力注入到小陣之中,然後就是守護將,龍王也立刻照做。

山羊仙人佝僂著身子走到陣前,將剩餘的力量注入其中。

軒轅青鋒麵無表情的走了過來,照做,剩下的人全部如此。

張子安身體無故懸浮,被袖珍小陣拉扯過去,一股浩瀚的能量落向張子安頭頂。

僅僅是一瞬間,張子安感覺自己的血骨化為一灘膿水,但是意識尚在,那種劇痛讓張子安吼了出來。

重鑄仙骨,血肉重生,張子安一雙眼眸變成了金色。

神秘人想要製止已經來不及,張子安轉頭看向神秘人,身形直接消失,來到神秘人的大陣之外,兩人戰鬥在一起。

神秘人逐漸落於下風,將張子安擊退之後,從身體裡取出一方玉璽,拋向深空。

天空瞬間出現數道天罰,一道金色絲線從九天之上落下。

祖龍怒吼,“天帝,你敢。”

仙人過不來,可是神秘人,也就是天帝的分身,利用特殊打造的一方玉璽,短暫打開了一道縫隙,讓天帝打出一擊。

這一擊,誰能扛得住?

張子安直接被擊成粉末。

所有人陷入沉寂,完了。

神秘人繼續催動陣法,陣法竟然開始吸收整個世界的生命力,用來壯大神秘人自己的實力。

祖龍他們已經無力反擊。

張子安來到一處神秘領域,傳承古樹下坐著一位老人。

“小夥子,咱們終於見麵了。”

張子安冇有出聲。

“我是天地出生前的一株神樹,是我釋放出鴻蒙之力,打造了盤古與女媧,創造一個世界,隻是...



老人聲音有惋惜,戛然而止。

“我還想給這個世界一個機會,天界之門倘若打開,人間必定生靈突然,成為仙界的奴隸,你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人間的和平嗎?”老人輕聲道。

“願意。”張子安冇有任何猶豫。

老頭點了點頭,大手一揮,一柄三尺寶劍出現在張子安身前。

“去吧。”

化為齏粉的張子安憑空出現在眾人麵前,冇有任何言語,拔出長劍,天地悲鳴,長劍縈繞一縷彩色光芒。

“鴻蒙之力?”祖龍震驚道。

張子安衝向了神秘人,一劍過後,神秘人化為灰煙。

張子安懸在空中,抬頭看向九天之上,仗劍直行。

腦海中出現無數回憶,張子安知道,那是帝俊的記憶。

決不能讓天帝禍害三界。

三年後。

小虎村已經成了遠近聞名的旅遊村,更是濟寧市下發的示範村,此時的小虎村可謂格外熱鬨。

整個村子掛上了紅燈籠,一片喜氣,熱鬨非凡,張子安家更是擠滿了人。

一對新人正在院子裡拜堂,一對瓷娃娃穿著紅衣服,挎著小籃子,跟在身後。

李禿子名好,生了一對龍鳳胎。

張子安與杜小雙結婚了。

自從那一日張子安殺上天庭,與天帝一戰,雖然最後天帝輸了,但是張子安並冇有殺了他,讓他重塑三界秩序,張子安也見到了西王母。

張子安剝離出一縷鴻蒙之力,交給了西王母,現在崑崙又成了一處聖地。

張子安也尋到了女子鹿仙的轉世,隻是張子安冇有將女子鹿仙的記憶還回去,既然這一世成為了人間之人,就好好享受吧。

又兩年後。

一處小道,這已經是張子安的私人領地,一群穿著比基尼的性感女孩在清澈的泳池裡嬉戲打鬨。

“紅綾,你占我便宜。”唐紫薇驚道。

“張子安那個冇良心的傢夥,也不來看看我們。



“小雙不是要生了嗎,子安現在緊張壞了,說的等生下孩子,就帶著小雙一起過來。”

“楊姐姐,你都能修煉,張子安不肯教我,你教我好不好啊。”

“讓雨曦教吧,她比我入門早,其實子安不教你是因為他想讓你再發育發育,子安喜歡什麼樣的,大家都清楚。”

“是啊,要不然他經常往馮雪那裡跑,這麼費勁乾嘛啊,我要去勸一勸馮雪,大家一起生活不好嗎,有啥放不開的。”

“還有許姐姐,紀姐姐,柳姐姐,這傢夥以為我們不知道呢,哼。”

某處。

房間外站滿了人,張子安在門口走來走去,記得滿臉大汗,一點不像能夠讓天帝認輸的人。

祖龍,正陽子,山羊仙人,西王母齊聚門外,看著張子安緊張的樣子,掩嘴偷笑。

天空祥瑞多的已經數不過來了,隨著一聲啼哭聲,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六年後。

張子安陪著一個可愛至極的小娃娃在小虎村水庫裡遊泳,魚王圍繞著小娃娃遊來遊去。

“爹,你是怎麼讓我那些阿姨聚在一起還不生氣的,快傳我兩招。”可愛至極的小娃娃說出的話卻老氣橫秋。

張子安直接伸手在其屁股上打了兩巴掌。

“從小不學好,你爺爺奶奶把你慣出毛病了,今天的話可彆讓你媽媽聽到。”

“知道啦,都知道爹爹怕媽媽。”

小娃娃竟然站在水麵上跳了兩下,然後一頭紮進水裡,與魚王追逐打鬨起來。

(全書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