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新元紀 > 第二百五十一章——火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新元紀 第二百五十一章——火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敏銳的玄一察覺到了異常,眼睛偷偷觀察著幾人的反應,溫娜此時眉頭緊皺著,正在強烈忍受著腦海的痛楚,天心則是打開包裹裡的食物和水,遞給了一旁的溫娜,李參謀和小鄧的目光閃爍,眼神不時的向山下看去,孟德安安靜靜的打開自己包裹裡的食物自顧自的吃起來。

“剛纔那聲爆炸是怎麼回事?”玄一終於打破了沉寂。

“可能是他們要爆破那條密道吧。”孟德抬頭看了一眼李參謀和小鄧,想著幫他們找個理由敷衍過去。

玄一的目光又轉向了李參謀和小鄧,像兩柄利劍直刺兩人的內心。

小鄧有些手足無措,手指不安的扭動著。李參謀眼見這也肯定是瞞不住的,隻好實話實說了。

“假如他們瘋狂報複,我們來這裡的目標很可能會功虧一簣的。”玄一緩緩的說著,又輕輕握住了溫娜的手,“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在上山之前,我們先把雷彬的事情解決吧。”

李參謀聽到這話,心中一驚,在自己眼裡,玄一身為出家之人,應該會有憐憫之心,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傷害彆人,正是因為如此,他們纔沒有將埋陷阱伏擊雷彬的事情相告。但是現在看來,為了一旁溫娜的事情,玄一已經不顧一切了。不過轉念一想也並不是什麼壞事,雷彬一直都將自己視為眼中釘,自己也常常為當初冇有除惡務儘而懊惱。

小鄧顯然也明白了這話裡的意思,心子直的他直接便把事情挑明瞭說,“既然如此,這事兒由我們三個來解決,不會讓血流在上山頂的路上。”

孟德聽到玄一說要解決雷彬的時候,臉上滿是看戲的表情,但是當他聽到小鄧說三個人解決的時候,他看了看對麵的三個小孩兒,又看了看自己,才明白小鄧這個傢夥把他也坑進去了。

“我還冇有答應你們呢,這可是犯罪!”孟德站了起來,義正言辭的對李參謀說道。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現在下去,被他們半路發現解決掉,你千裡迢迢來這裡的目的也就此泡湯,要麼跟我們合作,我會把我們知道的事情共享給你。你好好考慮考慮吧。”李參謀一遍吃著東西補充體力,一遍不緊不慢的的勸說著孟德。

孟德聽後,慢慢放下提起的揹包,隨後坐下來大口吃著食物。

小鄧三兩口吃完之後,便翻出裝備包裹裡的望遠鏡和武器,自告奮勇的前去偵察山下的情況。

“鄧大哥小心一點!”天心明白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但是眼下自己卻是很難幫得上忙的。

溫娜原本還在吃著東西,突然感覺到鼻子裡有一股暖流正在流出,同時大腦的眩暈感一下子便充斥了腦海,血液流過嘴唇和下巴,最後滴落在壓縮餅乾上,立刻染上一片血紅色。

“溫娜!”玄一本來還在看著遠去的小鄧,眼神突然間注意到一旁的溫娜有些不對勁,仔細一下看之下,頓時有些慌了神,“溫娜你再堅持一下!”

溫娜手中的餅乾掉落在地上,鼻血在擦拭之下更是塗了半張臉,想要說話,但是喉嚨裡卻隻能發出嗚咽的聲音,全身無力的癱倒在玄一的懷裡。

“越靠近山上,腦海裡的記憶就越活躍,現在這副身體恐怕支撐不了太久。”溫娜向玄一傳聲道,微閉的雙眼依然注視著玄一。

“眼下的情況我們不能貿然上去,不把後麵的麻煩解決,遺禍無窮,我不允許有絲毫的閃失。你再堅持一下,等把他們打發走,我們即刻上山去。”玄一心裡雖然不忍溫娜再受苦,但是眼下彆無他法。

小鄧沿著來時蜿蜒而上的山路,小心翼翼的往山下走著,直到看見一個可以當作瞭望口的大石頭,上麵的積雪正好也可以方便自己藏匿身形。他爬上大石頭,將積雪分開一個口子,隨後透過望遠鏡往山下觀察,果然看見雷彬一行人正在之前爆炸的通道口忙著什麼。

此時的出口,積雪和地上的泥土被劇烈的爆炸掀開,混在在一起,而將白白的雪地有覆蓋上一層黑色,而旁邊的馬仔們正在清理著通道口,將那些受傷的人抬到了外麵的雪地上排開,有的小弟抬出來的時候痛苦的哀嚎著,而有的卻冇有一點聲音。這次爆炸一下讓他們損失了四人!

雷彬此時正站在一旁,嘴裡叼著想要,驚魂未定之下,心中對李參謀的殺心已經快寫在臉上了,如果眼神能殺人,相信李參謀已經死了八次了。

“大哥,咱們這次可損失大了,要不要先回去準備準備?”一個馬仔看見一下損失了這麼多人,之前還在身邊有說有笑的人眨眼間便倒地不起了,心中泛起了怯意。

“回去?回哪去!今天我要是不把姓李的弄死,老子就不姓雷!”雷彬把手裡下菸頭狠狠的踩在地上,隨後指了指麵前躺著的四人,“咱們六個今天要給他們報仇。”

“咱們要不還是先送他們去醫院吧,我看傷勢都不清,要是拖下去,他們可能都有生命危險。”一個正在為同伴清理傷口的馬仔說道,此時他的手上已經沾滿了同伴的血。

一看有兩個人都在打退堂鼓,雷彬氣不打一出來,頓時拔出了腰間的手槍,“砰砰砰!!”隨後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們先去收拾了他們,再回來送他們去醫院,我是不會放棄自己的兄弟的!”

幾聲槍響似乎激起了幾人心裡的狩獵**,平時都是他們跟在雷彬後麵欺負人,今天卻被人踩在頭上拉屎,勢必要找回場子來。

“乾tmd,剛纔差點把我也炸死,等我抓到他們,我要好好的折磨,讓他們生不如死!”一個馬仔也掏出了身上的槍,從他的話來看,應該是剛纔爆炸的倖存者。

其他四人看這形勢,估計也勸不住了,隻好跟著雷彬一起繼續找李參謀的麻煩,不過雷彬也算還有點良知,留下了一個馬仔照顧受傷的人,剩餘的五人開始沿著之前李參謀五人的足跡往山上走去。

小鄧將這些情況都儘收眼底,可眼下即便是他們隻有五人,自己這邊的人也冇法跟他們火併,隻能采取智取的策略了。

小鄧原本想回去找李參謀和玄一一起想辦法,可一想到自己作為一行人中唯一的戰鬥人員,之前麵對雷彬自己心裡竟然心生膽怯,頓時有些很是懊惱,一巴掌給自己拍了個清醒。眼下正是自己身為警衛員該做的事情,就不要再去讓他們涉險了。

打定了主意之後,小鄧又在大石頭上觀察了一下,直到他們的上山的身形消失在視野中,看著路邊一棵枯樹,小鄧便計上心來。

最前麵一個高大的馬仔在開路,身後的四人便跟著他的足跡行走,即便是這樣,他們的行進速度也十分的緩慢。

“這算是什麼路!”雷彬的雙腿深深的陷入雪地裡,走路十分艱難,再加上他們並冇有準備雪地靴之類的裝備,更是限製著他們的行動。

好在他們這些人都不是什麼養尊處優的紈絝,相反他們作為雷彬這個公子哥的打手,競爭和內卷也是存在的,身體素質也算是訓練有加的結果。

正當五人走著,走在最前麵的高個子發現了之前小鄧觀察時候所藏身的那塊大石頭,上麵有積雪的痕跡還十分明顯。

“看來咱們的行動被髮現了,都把槍給我掏出來上膛,看清楚周圍有不對勁的地方就給我開槍!”雷彬顯然已經不顧一切了,要讓擺了他一道的人付出代價。

其實雷彬現在轉身回去,他依然可以憑藉關係把自己手下的傷亡處理好,他還是那個紈絝的雷公子,但是男人的尊嚴不允許他這麼做,自己失去的東西一定要親手拿回來。

五把手槍上膛的聲音想起,揭示了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情。雷彬雖然驕橫慣了,但是他失重還是職業軍人,平時訓練雖有懈怠,但是戰術素養極高,從警戒動作就能分彆他和手下馬仔之間的差距,更彆說最後麵單手持槍的馬仔了。

在繞過這塊大石頭的轉角處,前麵一棵枯敗的灌木被白白的積雪點綴得十分耀眼,而旁邊卻不合時宜的堆著一個醜陋的雪人,兩隻空洞的眼睛像漆黑的槍口一般凝視著五人。

“砰砰砰砰!”身後的雷彬已經壓抑不住心裡的憤懣,手指扣動了扳機頓時將這堆枯枝打得稀碎,雪人也難逃厄運。

“老大,這後麵冇人...”最前麵的高個子馬仔提醒道。

雷彬瞪了他一眼,冇有說話,像是發泄完一般,一個人走在了最前麵。

突然,在他們已經走過的路邊,一個不起眼的雪堆裡,蹭的站起來一個人,手中的槍口正對著背向自己的五人,正是埋伏隱蔽的小鄧。

“砰砰砰砰!”漆黑的槍口射出的子彈,正在他們幾人身上炸開,中槍的幾人倒地後掙紮不已,鮮血染紅了腳下的潔白。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