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一夢萬宇 > 第7章 各方轟動,薑泓來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夢萬宇 第7章 各方轟動,薑泓來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奉山改名圈地的事件,聲勢浩大,自然不可能有人不知曉——由於天道認證的緣故,哪怕是睡夢中或意識模糊的生命,也清晰地明白了這件堪稱驚世駭俗的怪事。再加上媒體與謠言的發酵,此時以藍星為中心的整個倖存宇宙都炸開了鍋。

舉個簡單的例子,多達星人直到宇宙覆滅重組的風波降臨的前一秒鐘,還在為此事擔憂明天會不會死亡(儘管他們下一秒會在星球爆裂的熱浪中全部化作虛無)。

但至於中華這位當事主,卻是不見動靜。儘管包括歐羅巴獨立聯盟、北美自由聯盟、梵神民主共和聯盟在內的同族勢力不斷試探,各大宇宙文明瘋狂通訊,這個古老的文明依舊無動於衷。它橫臥在蔚藍的球體上,不知在思索什麼。

思索什麼呢?藉助莫名的力量轉移視角,聆聽下麵這場對話中,我們或許可以窺得一二:

“外麵鬨得這麼大,咱們真的不管?”

“嗯……”便衣男子坐在沙發上,猶豫的目光直視著對麵焦慮的紅衣女子,良久隻發出一個模糊的音節,隨即又陷入了沉默。

“張羅,你什麼意思?”紅衣女子瞬間火冒三丈,指著外麵三五成群的記者、星際外交官、惶恐群眾、蓄意鬨事者,憤然說道:“若是再猶豫下去,你知道後果的。你就算髮個聲明掩蓋一下也好啊!如今的歸斷——哦,不,天奉山,哪怕重軍駐紮,都差點被溜進去!”

“不是我不想解決啊……”張羅嘀咕了一聲,小心翼翼地說道:“薑將軍,要不,我派人進去和源頭交涉一下?”

“不行,我自己去。你的人還是去交涉那些‘外麪人’吧。”薑泓在心中思量片刻,堅決地說著,隨即從後門走出了房間。張羅整了整衣冠,抬頭望去,見她的確向天奉山繞路飛奔,方纔長出了一口氣,緩步走向了側門的房間裡。

那裡,是一位一億歲的頂級煉氣士,人類真正的無冕之王,華夏文明的定海神針。正是他,下達了這次令人疑惑的命令——不得以文明的名義涉及天奉山事件。所有知情者都在質疑,隻有張羅明白,這次命令的無比正確。

一個可以殺戮邪神後裔及妖族將軍、通告全宇宙的重生強者,是永遠不可挑戰的;哪怕是交好,也不應該莽撞,否則隨時會迎來滅頂之災。通俗地講,便是不要犯“好奇心害死貓”的愚蠢錯誤。

未知的存在將視角轉向藍星西方,這裡看似平靜的表麵下,洶湧著陰謀的浪濤。

“亨利,你不能這樣做。”利維坦慢慢吐著菸圈,遲鈍地說著。他渾濁的眼球費力地滾動,想要將驚悚的白色眸光徑直投向倚著窗戶的藍西裝男子,但隨即又收了回來。

亨利摸了摸自己乾癟的嘴唇,略帶不屑地說道:

“嗬,冇想到你和那群愚昧的德瑪最高會議員們一樣——不分局勢。你還冇看清嗎,那樣的人物隻能交好,根本不是我們能製裁的!哪怕宇宙級文明提出,你們也不能執行。你死了沒關係,節省能源;但安娜麗不行!”

“你怎麼篤定那些外星文明不會製裁我們?”利維坦睜大了雙眼,突然反問道。

亨利冇有立即回答,而是扭頭望向了窗外,依靠玻璃的枯樹上,正停歇著黑壓壓的烏鴉群。感應到亨利逸散的能量後,首領烏鴉長鳴一聲,振翅飛向了遠天夕陽;無數烏鴉於是緊隨上去,一同逃離了這座上帝之子們盤踞的公寓。

“你看。”亨利笑了一聲,說道:“那群人就像烏鴉,每天以為枯木隻是枯木,卻看不清枯木後麵藏著誰——是偉大的德瑪超凡委員會委員長亨利,還是英摩正義協會會長廢物利維坦。”

利維坦冇有在意亨利一貫的毒舌嘲諷,隻是皺起眉頭問道:“你的意思是,那個天奉山不是原來的那些老傢夥了,換了新的主子?”

“這可不是我說的,不過是你胡亂猜測罷了。也許吧,也許你是對的,也許全都是對的。”亨利依舊淡然望著窗外,望著那群再次迴歸的烏鴉群;天上還有一隻凶猛的變異老鷹在盤旋。如果細細一看,可以看到烏鴉和鷹的脖子上圍繞著一圈白毛。

亨利覺得,老鷹有了白毛便要威風許多,但烏鴉脖子上有了白毛卻顯得不倫不類——像被鎖住了喉嚨。它們雙方落在了同一棵樹上,都在休息,眼睛裡卻從冇有散開對另一方的濃濃警惕。

“你在想什麼,亨利?”

“想你和意利舞女的風流緋聞,親愛的利維坦叔叔。”

利維坦一時有些語塞,便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走向了半開的門。他邊走邊說著:“亨利,希望下次見麵你可以打掃一下你的豪華公寓——如果還有下次的話。你如果有訊息,用加密的北美自由聯盟網絡告知我,我要去美約自由國度。”

“好的,我希望下次見麵是在這所公寓,而非歐羅巴獨立最高執行法院。畢竟,我不止一次曾去那裡圍觀你的審判現場,非常熟悉那片地的地形,可能會協助審判者將溜走的你緝拿歸案,那可就不好看了。”

“再見!”

“再見,我親愛的叔叔。”

宏偉的力量將故事轉移到正題。此時的天奉山已經沉浸在緊鑼密鼓的重建中,無數惡毒的把戲被摧毀,多少冤魂被超度;嶄新的勢力取代了老舊的神天庭,現代風格的簡約建築取代了繁瑣破舊的空中樓閣。一切都換了一幅風貌。

“三!二!一!一起用力!”

隨著高昂的聲音,最後一尊質量驚人的雕像被推倒,喪失了陣法的庇護,再次化為靈氣迴歸天地。尹夢古這才明白,為何這群妖眾堅持先推倒雕像,他呼吸著充沛的天地靈氣,隻感覺飄飄欲仙,不禁有些感慨:

“那些所謂的長老和將軍,真的是你們精心挑選的追隨者?”

“起初是的。”音軌歎惋地地說道,深邃的皺紋中蘊含的滄桑再次透露出來。她的眼中滿是追憶之色,極目望向遠方,彷彿要看到過去萬年前的世界。良久後她方纔收回目光,繼續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在剛退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就選擇了他們,他們也選擇了我們。我們秉持大同觀念,企圖創造一個下界天庭,開化眾生。我們是這樣想的,亦是如此做的,直到一萬年前的夜晚。在那之前,我們從未想過觀唸的決裂能分離我們,從未想過低俗的**能何其可怕。

可怕到,他們隻要活著,就要壓製我,除非我裝病——可這一裝,就是幾千年啊。”

尹夢古沉默了。他大致明白事件的緣起緣落,但真正聆聽時卻依舊感到心塞。他起身四顧,想要前去協助埋頭苦乾的妖眾;但不等他前去,一名小妖便火急火燎地奔來,眼中的驚懼幾乎要淌出來,見到三位大人如見救星,頓時瞬間渾身疲軟地跪在了地上。

“大大大……大人,快來啊,山門外有個凶神惡煞的魔頭!她簡直要把我們活吞下去!”

“魔頭?”尹夢古頓時皺起眉頭,拉起小妖據他從那個嗜血的重生小鬼處得來的情報,華夏文明強大如斯,所占據的星球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中華能夠容忍神天庭餘孽與禁忌,並與他們合作,已經可以算是極限了吧。

“走,她在哪個山門?”

“就,就您來的那個。”

尹夢古的心猛然一沉。他明白,那般血腥的陣法,即便是清理了,依舊餘勢不散。難道是中華來人了?近日山門外的確充斥著全副武裝的中華軍隊,那衣服上鮮豔的“中華”二字,但凡視力冇有低到不可思議的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路程並不很長,眨眼的工夫二人就到達了目的地。放眼望去,原本荒涼而佈滿血跡的溝壑已經成為無邊無際的綠色平原,三三兩兩的小妖正盤坐地上,淨化殘留的痕跡。但,那股怨恨的氣息,依舊揮之不去。

他遙遙看去,隻見一個紅色身影佇立在一塊岩石旁。乍一看,無甚奇怪;但隻要用本源稍稍感應,一股磅礴的煞氣便滾滾而來。尹夢古頓時臉色一變,一個恐怖的名詞緩緩浮現在他的腦海裡:

煞明!

煞明,乍一看一如常人,但若是曾經觸碰過事物本源,便可以見到她駭人的恐怖氣勢。第一恒古世界的紂王曾稱呼這些百萬億無一的群體為“煞民”,於是他成為了唯一死於一槍封喉的恒古君王;惶恐的人們隻得改口,稱呼他們為“煞明”。

“您是……中華外交官?”尹夢古遲疑片刻,忽然想起吞噬得來的幽魂記憶中一個新奇的名詞,便開口問道。

“不是。”

薑泓很乾脆地否認了,隨即抬起同樣血紅的眼眸打量一番眼前未知的存在,不禁在心裡嘀咕一聲:大煉氣士的預判也不都是對的,這位哪裡氣勢外漏了,分明是一副返璞歸真的模樣。不過也有可能是方纔收斂了許多罷。

薑泓想了良久,但也不過是時間長河裡的刹那瞬間。她再次揣摩了一次大煉氣士的密語,心中瞭然,於是說道:

“我是薑泓,中華第一將軍。本以為您是不好相處的,冇想到一見真人竟如同春風拂麵,幸會幸會!來,我們可否到裡麵洽談一下共同發展的事項這是我們早就想好的,希望您可以考慮。”

“當然。”尹夢古淡然一笑,說道:

“未見諸夏,多是遺憾;

月隱九天,龍鳳悲咽。

初見中華,甚是歡喜;

日耀十地,萬物滌盪!”

這番話,尹夢古原本是要送給曾經最為強盛友善的恒古王朝——中華王朝——但如今時過境遷,便送給這方世界的中華罷,也是聊以慰藉。

空曠的大山間,無數小妖正忙忙碌碌;地麵上,外界的月光第一次照進小世界裡,映在散步的兩人身上。這兩位傳奇的人物,分彆代表了前世古族、今世天庭,前世古九州、今世盛華夏;時空迴轉著,讓他們再次聚在一起。

隻可惜,鬥轉星移。談笑時,誰能想起當年經曆。

……

明亮的房間裡,站立著一位童顏鶴髮的老人。他身著一件純白半袖,在狹小的房間裡輕聲念著一本雜文集,全然沉浸在了其中。

“過去已經過去,神魂是無法追蹤的,但總不能那麼決絕,還想把糟粕收斂……”

“鶴老!”門忽然打開了,露出一顆腦袋,向裡麵喊著話。

“收斂起來,造成一座小小的……”

“鶴老,我能進來了吧?”

“小小的新墳,一麵是埋葬,一麵……”

“鶴老!我進來咯。”

“一麵也是留戀。”鶴老慢悠悠地唸完了文章,放下書,看著已經站在麵前的張羅,問道:“你怎麼又打斷我唸書?”

“薑泓一個人去拜訪序號0712了!”

“乾得漂亮!就像剛纔一樣,把美約為人類造墳的行為打斷!就從現在開始。他孃的一個人類群體,竟然想乾那種事情,不可饒恕!就像這篇雜文講的,我們一定要和腐朽的舊時代告彆,徹徹底底地告彆!”

“收到!”

(絕無不良導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