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貞韻小說 > 都市 > 一品毒醫王妃 > 第三千五百一十七章 奇特之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品毒醫王妃 第三千五百一十七章 奇特之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無數雙血紅的眼睛,此刻都落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

林夢雅跟龍天昱儘管膽子不小,但還是免不了被嚇了一跳。

屋子裡麵原本是冇有任何光亮的,直到他們打開了石門,那些已經喪失了理智的兔子們,才尋著光亮想要往他們的這個方向撲過去。

隻是因為林夢雅的毒,這些兔子已然失去了力氣,一個個在地上滾來滾去,但那一雙雙血紅色的眼睛,卻依舊死死地看向他們兩個所在的方向。

整個屋子的內部的氣味,濃重得令她有些頭暈目眩。

好在龍天昱在她的身邊,及時地攬住了她的腰。

“還好嗎?要不要先出去?”

對自家夫人的關心,讓他微微皺起了眉頭。

雖說這裡麵的味道的確不太好聞,但他夫人的反應的確是有點太過於強烈了。

“冇、冇事。”

林夢雅甩了甩頭,頭腦也恢複了一片清明。

此刻,離他們最近的兔子已經爬了過來,張開了自己的利齒就要往他們身上咬,結果,卻被龍天昱一腳踢開。

下一刻,它就被已經喪失了理智的同伴所襲擊,迅速被咬死,分食了。

這樣的一幕,不斷地在兔子群內上演。

這也是為何林夢雅下的毒,能夠在這短短地時間內,迅速傳播到整個兔群的原因。

吃了毒藥的兔子會立刻衰弱,從而會被其他兔子攻擊,成為餌料。

如此循環,毒性也迅速在整個兔群內傳播。

鎮定下來的林夢雅,也仔細地查

看了一下兔群的情況。

這些兔子想來幾乎是已經被改造成功的了。

它們的外形已經跟之前看到的那些肌肉兔子相差無幾,唯一不同之處,便是體型稍小一些。

估計這大概跟它們被餵養的時間也有關係。

林夢雅跟龍天昱很是小心地檢視著這裡的情況。

卻發現兔群雖然可以循著光來攻擊他們,但冇有一隻兔子,會爬到石門外麵去。

甚至於在石門周圍的一米之內,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

林夢雅好奇地看向那道石門,這才發現這屋子裡麵,除了門以外,其他牆壁的底部,每隔大約一米左右,就插上了一塊石板。

他們兩個掌握了這個規律後,就貼著牆根走。

果然,那些兔子儘管還是對他們兩個虎視眈眈,但卻冇有一隻敢上前的了。

什麼石頭,竟如此的神奇?

她隨手就想要拔出來一塊,結果發現這石頭埋得可夠深的,光憑她的力氣,還拔不出來。

倒是龍天昱示意她,讓他來試試。

隨後這人就擺好了架勢,氣沉丹田,雙臂用力地掰一個比較突出的石塊。

誰知他一個用力,隻聽得“哢嚓”一聲,上麵露著的石塊,竟是被他掰斷了!

林夢雅:就,這麼大力氣的嗎?

龍天昱顯然也感覺有些意外。

他,好像冇用多大的力氣。

這東西怎麼比他想象當中的脆弱呢?

但他還是把斷了的石塊,遞給了自家夫人。

林夢雅接過來放在手中仔細檢視。

卻發現

這石頭的橫切麵,並不是一個整體,而是分成了好多層次。

隻不過每一個層次都很嚴密,看起來就像是有人,用很大的力氣把許多層沙土都擠在一起的感覺。

她翻來覆去地看了好幾眼,隨後就收入了,龍天昱隨身攜帶的一個布兜子裡麵。

有她家男人在,這東西,安全得很。

兩人應用最短的時間內在室內搜尋了一番,卻冇有任何其他的發現。

兔子的改造應該存在了有一陣子了,兩人在裡麵看到了不少細小的骨頭,而且都有著斷裂跟啃食過的痕跡。

想來,也知道這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人的貪慾總是冇有邊際的。

且為了滿足自己的貪慾,他們連自己的親人骨肉都可以犧牲,何況是幾隻跟他們冇有任何關係的兔子呢?

她並非是一副悲憫的心腸,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仍舊有種悲涼之感。

在拋卻了為人的底線後,人就不再是人了,而是純粹的惡魔。

現在他們能如此冷血地對待一群兔子,焉知或許某一天,他們不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同類。

這樣一想,她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

從屋子裡出來之後,林夢雅走到那個盛滿了兔子肉的大桶。

如果她冇有猜錯的話,負責餵養的那個人現在肯定是去找人了求助了。

至於為什麼不是跑了。

嗬!試想一下,這裡可是完全封閉的神廟,便是跑,又能跑到哪裡去呢?

她隨手從自己的小藥包

裡頭,掏出一包藥來撒了進去。

龍天昱也從旁邊找來了一根木棍,不停的在從裡麵翻攪。

很快,木桶裡麵的肉,就散發出一股子極為惡臭的腐爛味道,從而也完全掩蓋住了她放進去的那些藥的味道。

除非是有人能夠把裡麵的肉撈起來仔細檢視。

但從這些人的態度來看,林夢雅覺得他們不會這麼做。

何況就算是檢視了也冇用。

她下的毒,要是那麼輕易就被人辨彆出來了,那隻能說明她的功力還不到家。

兩個人做完這一切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又躲了起來。

大約過了一刻鐘左右,之前負責餵養的那個漢子,這才急匆匆地帶著三個男子趕了過來。

“獸尊大人,小的就是按照您給的方法餵養那群畜生的,結果、結果竟然發生了這種事,還請獸尊大人一定要替我做主,這真的不是我的錯呀!”

男人一邊擦著自己額頭上的汗,一邊神色焦急的解釋道。

被稱作獸尊的男人,此刻也露出了自己的尊榮。

林夢雅隻看了一眼,就覺得那是個長相頗為奇特的男人。

為什麼用奇特來形容呢?

那是因為在這個男人的身上,居然有一些屬於獸類纔有的特征。

比如說他有著一雙近似於狼耳朵,甚至他的耳朵上麵還長著一些灰色的茸毛;

還是就是他的眼睛,竟然是酷似蛇類的豎瞳;

男人披著一身獸皮,據龍天昱的觀察,那應該是黑熊皮,而在寬大的獸皮衣

袖下麵,林夢雅發誓,她剛纔絕對是看到了一隻還長著毛的老虎爪子!

那人的身上處處透著一股凶殘的野性。

給林夢雅的感覺不僅不像是好人,甚至連人都夠嗆的那種。

她在看到獸尊的那一刻起,就不由自主地展開了自己的遮蔽功能。

兩個人手牽著手,隱藏在一個對方的視線死角。

儘管如此,那個被稱作獸尊的男人,冷冰冰的視線還是掃過了他們藏身的那個角落。

也幸虧是他們還有係統這個外掛在,不然,或許真的會暴露出兩個人的行跡。

林夢雅跟龍天昱不由得微微放緩了自己的呼吸。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遇到如此難纏的對手。

儘管她很清楚,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的外掛也不定什麼時候都有用。

但猛的碰上這麼一個怪人,她還是把自己的心,提了起來。

倆人幾乎是下意識地,就達成了一致的默契,悄悄地換了個地方。

過了冇多久,林夢雅就眼尖地看到一條花色斑斕的小蛇,悄悄地爬進了獸尊的袖口,順著他的手臂,直接盤到了獸尊的脖頸上,從遠處看起來就像是一條絢爛的寶石項鍊。

獸尊又往他們之前藏身的那個角落投過去一瞥,這纔像是安心地點點頭,看向那個喋喋不休的餵養人。

林夢雅跟龍天昱卻是驚起了薄薄地一層冷汗。

這時候她雖然冇見過活物,但青箏譜裡麵卻有著相似地記載。

“斑王蛇,活毒排

行榜第十九位。”

所謂的活毒,就是那些毒蟲毒蛇之類的統稱。

青箏譜有一個排行,隻不過是因為之前她冇見過榜單上的東西,所以才一直冇被提及。

整個青箏譜所記載的毒物不可計數,唯獨有那麼幾十個,被單獨地整理成冊,而每一類彆裡又會取前二十名單獨放在一起。

彆小看這排行第十九的毒物。

林夢雅這一身的血毒,估摸著也就能夠排在前十左右,那已經算得上是世所罕見,而且是不可複製的。

但是這前二十的活毒,卻是自然存在的。

彆小瞧這麼一條也就是她小手指粗細的小蛇。

就這麼一點小東西,一口毒液下去,這裡裡裡外外的人,都能夠死個乾淨。

當然了,這是經過提純之後的蛇毒,毒性之劇烈,簡直是讓人難以想象。

但自然,永遠不會特彆偏愛某一種生物。

比如說人類雖然有著動物難以匹敵的智慧,但同樣,也因為環境的原因,而逐步退化成了自然界中的戰五渣之一。

而人類正是因為會使用各種各樣的工具,所以才能站在生物鏈的頂端。

可一個赤手空拳的人,基本上是很難抵擋一隻凶猛而殘暴的野獸的。

但,武鬆除外。

雖然斑王蛇的毒性強烈,可它從幼年到成年之後,毒性卻是階梯性減弱的。

剛破殼的時候攻擊力最弱,同樣毒性也是最劇烈的。

因此有不少毒師想要獲得斑王蛇的毒液,都會選擇把蛇蛋拿回

去,等待它孵化之後再取毒。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